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科研工作
 · 最新动态
 · 科研管理
 · 科研组织
 · 科研项目
 · 科研成果
 · 科研奖励
 · 士志于道
 · 中国道路
 · 学术经纬
 · 文化书屋
 · 《文化评论》
 · 学术沙龙
 · 文化论坛
 
科研工作.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科研工作>>文化论坛
思想的破与立——从文化自觉走向文化自信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3-19
 
 

  人类学上有一句名言,将人比做生活在意义之网上的蜘蛛。人类之所以是万物之灵,就在于我们有思想,用思想指导行动。用当今时兴的话说,思路决定出路,想法决定活法。思想和现实的关系,大致是“取乎上,得乎中,取乎中,得乎下”,而取乎下者,一定是一个庸人。个人如此,群体也是如此。

  思想之所以重要,源于我们耳熟能详的基本原理:物质与意识的关系。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意识是物质的反映,又会反作用于物质。意识反映物质,一看是否正确,二看是否及时,三看既破又立。客观物质世界不断变化,必然带来主观认识的不断变化,而主观认识是否正确和及时,还要受许多因素的影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立场和观点的问题。人类的进步,其实就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随着客观物质世界的变化,我们的主观世界必然不断更新,对旧的思想进行否定,从而确立新的思想以指导新的生活,这是一个生生不息的文化变迁过程,文化的本质就是一个不断适应和变化的“逝者如斯”的历史长河。

  一说到文化,问题就神秘复杂起来。文化一词西方起始于拉丁语,本意就是动植物的生长。在中国古代文和化是单用的,文即纹理,好看而已,化即变化,日月交替而已,到秦汉后合用,其意义也是相对于武攻一词。直到欧洲的工业革命以后,随着西方殖民地的扩张,欧洲人接触到不同的民族的独特生存方式,于是有了人类学这门学科,文化成为对某一区域的某一群体的生存方式的总结。文化的新概念及其人类学这门学科,相应也在二十世纪前后伴随许多欧美舶来品一起传入中国,而且因为来源地不同略有区别,如来自英国的叫社会人类学、来自美国的叫文化人类学,来自德国、日本的叫民族学、民俗学等等,此外还有专门研究生物人的体质人类学,研究社会人的社会学。

  人类学、社会学上研究的文化,虽然流派和观点百花齐放,但基本上将作为人类生存方式的文化分为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三大部分。物质文化是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吃、穿、住、行,制度文化就是规范我们行为的习俗和制度,最神秘且难于捉摸的是精神文化部分,也就是我们的思想、信仰等复杂的精神结构。特别是随着现代化以及全球化带来的经济一体化和文化多元化背景下,精神文化更加微妙。微妙在于文化像风,精神文化深藏于内核,于个人叫性格,于群体叫国民性。就像风是空气的流动,而空气是看不见的,只能通过空气流动带来的其他物质变化来感受到,精神文化也只能通过人们的言行来体现,而以什么样的言行来作为精神文化的体现,结论自然会大相径庭。

  但无论如何,精神文化是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的反映,这个本质不会变。既是反映就会有一个滞后期,是否及时和敏感是第一个问题;反映的主体是人,而人是立场和利益都不相同的个体,反映的全面性和正确性自然构成第二个问题;精神文化一定会对物质文化和制度文化发出反作用,不仅会受前两个问题的困扰而且还要受业已形成的精神文化体系的困扰,因为文化变迁其实就是新旧文化矛盾冲突调和的过程,往往表现为一个波浪式前进和螺漩式上升的过程。

  因而,人类社会的变革首先在于物质文化和制度文化起了变化,精神文化相应会表达在新思想、新文化的出现上。每个社会都会有一批“春江水暖”后的“先知鸭”,他们最早感受到环境的变化,或担忧或兴奋,并竭力以自己的思想影响或引导社会的变化,进而形成社会思潮,从而加快推进整体文化的变迁。因而当一个社会的“先知鸭”不断啼鸣而且不断增多形成合唱时,一个社会的加速变革期就到来了。当一个社会热衷于谈文化时,相应这个社会就处于大变革的前夜。

  欧洲的工业革命起始于文艺复兴,这是相对于欧洲中世纪黑暗统治的思想解放运动,运动的后果就是人类进入了工业文明的全新时代,机器生产迅速地打破了地域和文化的壁垒。这个称之为“现代化”的历史潮流,快速地推进人类社会的文化变迁。进入到21世纪前后,人类面对新的后工业时代,信息革命掀起了“全球化”的文化风暴,更是席卷世界的各个角落,文化问题成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甚至是每一个人都必然面对的大问题。七十亿人挤在一个称之为地球的村庄里,和谐相处和资源承载等现实和未来的大事,确实需要人类做认真的反省和思考,这场文化风暴将决定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是像恐龙一样灭绝,还是创造出更加辉煌的明天。

  放下世界大事不说,回顾中国近代以来的现代化历程,也是一个思想破旧立新的过程。在漫长的农业文明时代,中国人的精神结构和社会结构是完整而且互相配合的,文化变革缓慢而平稳,虽然也历经天灾人祸,但几乎是换朝代不换体制。我们以儒家文化为精神结构主体,以忠解决个人与国家的“公”关系,以孝解决个人与群体间“私”的关系,具体为四维八德、三纲五常,很好地规范了个人和社会的关系,加上一个中央集权和县以下乡绅自治,也很好地处理了地方和中央的关系。再准备了一个“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补充体系,以道家的学说给予了天人之间和无常有道的宏大体系,让人大处着眼而不拘泥于一时一事的利害得失,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妙的是用佛家的理论,连接起生死轮回,现实生活中注重群体而轻个人,将人生看作一代一代传递的生生不息的过程,超越了自我也超越了生死,中国人连死都不怕了。可以说那是一个缓慢平和的美好时代。

  当西方的火轮和炮弹触痛神州大地时,当时杰出的“先知鸭”就知道:好日子结束了,遇到一个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从1840年鸦片战争前后算起,开始了每三十年一变调的现代化追赶,差不多三十年为一个周期,中国人就会有一次较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不断地破旧立新,应了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老话。第一个三十年可称作“洋务运动”,代表人物是北洋和南洋大臣,重在物质上,特别是军事上追赶西方,留下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结论。第二个三十年是受日本明治维新的刺激,代表人物有皇帝、太后和保皇派、革命派的呼应抗争,试图在制度上的创新,结果是变法失败,六君子被杀,留下了谭嗣同“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悲叹,但变革事实上不可阻挡,从此中国文化走向剧变。到辛亥革命最终革了皇帝的命,进入第三个三十年的高潮,在革命和改良背后,是东西方文化的激烈交锋,特别是抗议二十一条引发的五四运动,更是催生了中国近代最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打倒几千年的孔家老店,让给外来的和尚“德先生”和“赛先生”,中国人四处寻找出路,试图在文化上有个彻底的变革。新文化运动过程中诞生的中国共产党,经过痛苦的选择,被迫走上了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革命斗争之路,经历了第四个三十年的武装夺取政权的血雨醒风,枪杆子和笔杆子被看作同样重要的基本武器,也创造出革命文化的独特魅力。

  新中国成立后,不仅要面对二战后两大阵营对立的世界格局,更要面对全新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性任务。第五个三十年,是从批判《武训传》的文化斗争开始的,建立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经历了一个曲折复杂的过程,从批判封资修,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左和右成为划分政治阵营和正确错误的符号,文化大革命更是带来文化大破坏。文化的特化,造成文化的窒息。改革开放使中国进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第六个三十年,也经历了许多文化上的争论和反复,从八十年代初期热衷的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讨论,到人性、异化、自由化、西化、新儒家、国学热等论争,甚至还有姓社还是姓资、改革和文革的交锋,但总体上大多数中国人倾向于“闷头发大财”,文化很难再“热”起来,思想似乎被冻结在钱匣子里了。

  从新世纪开始,中国经济进入快车道,特别是在2005年之后,经济总量从世界第六,一年一个台阶,到2010年奔上了世界第二的宝座。也是从新世纪起,中国人切实体会到富起来过后怎么办的问题。物质文化日新月异,制度文化翻天覆地,精神文化反而荒漠化了,在巨大的变化面前我们显得如此渺小,甚至不知道我们是谁了。特别是面对第七个三十年,中国或许超美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富国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强国,在讲究文化软实力的今天,文化竞争力和综合国力已经成为最看重的因素,更何况改革逐渐进入深水区,开放遇到寒流期,机遇和挑战都一样突出。

  从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到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再到物质、政治、精神三大文明建设以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提出,接着是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的“五个统筹”以及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谐社会、生态文明等五大建设,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找寻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的协调发展的路径。从新世纪初始就着力进行文化体制改革,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力图解决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发展上的 “一个腿长,一个腿短”现象。党的十七大正式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立为专章,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问题,六中全会则第一次以党的决议形式再次将文化建设和体制改革提上重点日程。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中国又将进入一个文化大发展时期。这不仅是因为文化是21世纪的黄金产业,我们与发达国家对比有十倍的差距,文化产业必将成为中国下一轮经济发展的一个生长点;还要看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探索过程,也是一个数千年古老文化与世界文化前所未有的全面接触,如何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实践的基础上,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探索中华民族全面复兴之路,仍旧是需要艰苦努力的大事情;更要看到全球化使世界进入春秋战国时代,各种文化汇聚在一起,特别是西方文明倡导竞争下的效率文化取向和中华文明讲求合和下的公平文化取向,都应当是人类避免毁灭走向新的繁荣必不可少的要素。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智慧,也呼唤更多的“先知鸭”。

  更多的“先知鸭”出现,取决于有多少敏感的思考者,也取决于有多少真实的思想者,更取决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社会环境。胡锦涛同志指出中国过去三十年成就和未来发展都依靠的是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以来说得最多也做得最艰难的就是解放思想,解放思想才会有创新的思想和多样化的思想,而创新和多样化的思想才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前提条件。解放思想是一个破与立的辩证过程,做一个思想的破坏者并不难,难的是做一个有责任心的建设者,特别是网络文化空前繁荣的今天,个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话语权,我们更要记住权力包含着责任,如果我们习惯于不假思索的自轻自贱,就很难赢得世人的尊重,更可能不经意中毁灭我们生存的文化土壤。当中国新一轮的文化大发展和大繁荣到来之际,我们应当特别地珍惜,特别勤奋地思考,更要知道立比破更难,也更重要。全球化的世界不仅需要中国制造,更需要中国创造,特别是需要产生新的孔子。

  中国人的文化自信,经历了自满自足到失落回归的漫长曲折过程。回顾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中国在古代创造了辉煌的农业文明,通过精耕细作和儒家文化的维护,在有限的自然资源基础上养活了比别人多得多的人口。虽然也饱经战乱、朝代更替,总体上几千年既没有换人也没有换地,直到清中叶还是信心满满的,以世界中心而自居。但毕竟农业文明敌不过强大的工业文明,当西方开启的现代化风潮席卷神州大地,令人痛心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近代史不堪回首,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痛。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泥沼中,我们求独立、求解放,一直比着西方的榜样学习和追赶。我们的文化镜子,从自成体系的坐标,变为以西方文明为坐标,从洋化、西化到现代化,无不是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许多时候甚至到了邯郸学步的程度。经历了几多战争和平、几多革命改良、几多文化风暴,这一百七十多年中国人有太多的辛酸和血泪。直到改革开放的新的历史时期,我们终于喊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时代强音。

  西方通过船坚炮利和不平等条约输入的现代化历程,中国人爱恨交织。我们今天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能不感谢这位严厉的“老师”。正是在亡国灭种的威胁下,中国人民自强自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三件大事”。从一盘散沙凝聚成强大的中华民族,在一穷二白基础上快速推进现代化建设,特别是1979年以来的加速发展,充分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生命力。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知道,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不到美国的一半,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尤其是当今世界最讲的文化软实力,我们和世界先进国家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积贫积弱的时代,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心也正在回归。如果说我们可能一度迷失在西方制造的“现代化”的梦幻中,今天的中国人和世界各国一样也在反思现代性,警惕西方式现代化所带来的矛盾和问题。尤其是重新关注作为“他者”文化比较中的时间坐标,审视本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回温“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目前的国学热、历史热绝不是空穴来风。在这后面,是中国人经历了一百七十多年的东西方文化冲撞,文化冲突带来文化反省,从文化迷茫到文化自觉,在曲折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和成就中,不断增强文化自信的表现。有了这份自信,我们不会妄自尊大、盲目排外;也不会妄自菲薄、崇洋媚外。有了这份自信,就有了海纳百川的胸怀,将祖宗留下的、世界各民族优秀的,都化为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加上中国人的勤劳勇敢,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然不会是太遥远的梦想。

                              中央党校文史部教授   徐平

                                      2011125初稿

                                      2012327再稿

 

 相关链接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