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科研工作
 · 最新动态
 · 科研管理
 · 科研组织
 · 科研项目
 · 科研成果
 · 科研奖励
 · 士志于道
 · 中国道路
 · 学术经纬
 · 文化书屋
 · 《文化评论》
 · 学术沙龙
 · 文化论坛
 
科研工作.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科研工作>>文化书屋
真理之光:费希特与海德格尔论SEIN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3-12
 

   

    书    名:真理之光:费希特与海德格尔论SEIN
  作  者:李文堂 著     
  出 版 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06-01(2002年初版,2004年再版时获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

作者的话 

  许多年以来,我常常惊异于一种不可言喻的光明,每每让我醉于生命之喜悦。这种超越的生命经验,在古希腊人那里,在柏拉图哲学中曾经得到了深刻印证。柏拉图的“洞穴之喻”、《第七书简》向我绽放出了真理的光芒。直观和逻各斯这两种真理的打开方式,既让我兴奋,又让我困惑。我相信,这是理解古老理念论的隐秘线索。不过,我并没有停留于这种线索去解释理念论,而是从真理论视野去揭示其本体论、目的论与自由论意义。 

  真理的传达性问题一直缠绕着我这一时期的思考。我试图通过苏格拉底、基督与查拉图斯特拉这三种传达经验去理解真理的传达性问题与西方文化之秘密。然而,这是当时一篇硕士论文所不能完成的。实际上,“理念论”带给我的思想苦恼,使我陷入了一场“哲学危机”,渴望摆脱哲学加给生命之枷锁。由于经过万言跋涉也没有导入主题,我终于放弃了这种宏大叙事,匆忙转入柏拉图国家篇中“善之理念”的解释。于是,真理的传达性问题就仅仅变成了一种解释背景。 

  在随后的几年里,我依然为这个问题所苦恼,常常陷于无言之境。在欧洲,我越来越沉迷于直观,沉迷于一种“光的形而上学”(Lichtsmetaphysik)。孤独、散步、自我观照似乎就是每日的生活。我越想摆脱语词,越想逃离哲学,却越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思考。的确,思想是一种魅力,也是一种危险。最终我还是无法承受这种自我放逐,而回到了文本聊以慰藉。因此,我也才可能留下这些逃避性的文字,成为本书的主要内容。可以说,对《约翰福音》、费希特与海德格尔的这些不完全的解读,算是时间赐给我的小憩。 

  真理问题并不能简单归结为通常的认识论问题,“真理之光”具有本体论意义。这一点,在《约翰福音》、费希特与海德格尔那里已经得到充分显明。诚然,Sein具有复杂多样的意义,这不仅是因为西方形而上学的独特语言,而且也因为我们的汉语语境。我试图区分“有”、 “在”、“是”这三种不同意义,以解读西语的Sein。但这三种意义之间也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存在着一种内在的关联——尽管阐明这一点并没有成为本书的首要任务——,它们都是“真理之光”的显现方式。无论如何,“有”具有原初真理的意义。“有之真理”(Seinswahrheit)虽然是海德格尔使用的术语,然而其基本意义已经在费希特那里相遇到了。费希特通过自由内观打开了“有”作为原初真理之视域。只有明了这一点,人的“在场”(Dasein)与“是”(Ist)之真理才可能被理解。 

  读者也许会惊奇,我们面前的费希特使“从康德到黑格尔”的既定逻辑断裂了,而在从柏拉图、约翰到海德格尔的道路上,我们找到了费希特的真正位置。不过,颠覆历史并非是作者的主要兴趣,作者关注的是本体论与真理论在他们那里的联姻。 

                  作者于20085月,北京 

 相关链接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