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科研工作
 · 最新动态
 · 科研管理
 · 科研组织
 · 科研项目
 · 科研成果
 · 科研奖励
 · 士志于道
 · 中国道路
 · 学术经纬
 · 文化书屋
 · 《文化评论》
 · 学术沙龙
 · 文化论坛
 
科研工作.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科研工作>>学术经纬
唐代“雜職”考
文章来源:中国史室 [作者:趙璐璐]  发布时间:2013-03-15
 

  《天聖令》卷三十《雜令》中唐令第15條是對唐代諸色人所下的定義[1]

  諸司流外非長上者,緫名“番官”。其習馭、掌閑、翼馭、執馭、馭士、駕士、幕士、稱長、門僕、主膳、供膳、典食、主酪、獸醫、典鐘、典鼓、價人、大理問事,緫明(名)“庶士”。內侍省、內坊閤(閹)人無官品者,皆名“內給使”。親王府閹人,皆名“散使”。諸州持(執)刀、州縣典獄、問事、白直,緫名“雜職”。州縣錄事、市令、倉督、市丞、府事、史、佐、計史、倉史、里正、市史,折衝府錄事、府、史,兩京坊正等,非省補者,緫名“雜任”。其稱“典吏”者,“雜任”亦是。

  令文中對於州縣“雜職”和“雜任”所包括的人員給予了明確的界定,為其他史料所不見筆者曾據此對唐代雜任這一群體進行過詳細的考釋並論及唐代地方行政機構中人員構成問題[2]。但對於唐代雜職的人員組成和特點,及其與雜任相較之不同,仍有餘意可申,因此本文擬以《天聖令》中對雜職的定義為出發點,探討唐代雜職的相關問題。

  一、雜職的人員構成

  根據令文規定,雜職包括諸州執刀、州縣典獄、問事、白直,相比雜任,其人員構成較簡單明瞭。《天聖令》發現之前,李春潤先生已通過分析考辨,指出雜職包括執刀、問事、典獄、公廨白直[3],可謂精闢。但是白直與公廨白直,並不相同,因此雜職的構成人員中,最大的疑點即在白直這一類人。令文中所說白直,究竟為何,試論如下。

  “白直”一詞,唐以前就已出現,張澤咸先生認為“白直乃是白丁當直的奔走之役” [4]。《資治通鑒·晉紀四十》“安帝義熙十三年”條下載:“夏,四月,(劉)裕遣白直隊主丁旿”云云,註曰:“裕選白丁之壯勇者入直左右,使旿領之。”[5]可見白直確是白丁入直之意,最初應是東晉末年劉裕首創於戰場之中,作為將領個人的突擊隊。之後逐漸擴大變為貴族官僚的個人隨身服役人員,並有了制度上的員數規定,《南齊書》載豫章文獻王蕭嶷啟云:“俠轂、白直,格置三百許人,臣頃所引,不過一百”[6],可見至南齊時,白直的管理已經漸趨制度化。而白直一詞,亦傳入北方。北魏末元深曾在上言中提到:“征鎮驅使,但為虞候白直,一生推遷,不過軍主”[7],由此可知白直這一制度於北魏時期傳入時,亦是先存在於軍隊系統之中,但是與南朝相比,似乎其個人隨從的性質減弱,而變為一類有固有遷轉路徑的軍隊低級人員。

  至北齊,白直制度發生了重要變化,“自州、郡、縣,各因其大小置白直,以供其役”[8],白直成為地方州郡縣行政機構中的服役人員,而此制後蓋為隋唐所沿襲,成為唐代地方公廨白直之制的來源。另外,據《通典》記載,北齊諸官“自一品以下至流外勳品,各給事力。一品至三十人,下至於流外勳品,或以五人為等,或以四人、三人、二人、一人為等。繁者加一等,平者守本力,閑者降一等。諸州刺史、守、令以下,幹及力皆聽敕乃給。其幹出所部之人。一幹輸絹十八疋,幹身放之。力則以其州郡縣白直充。”[9]又載:“齊氏眾官有僮幹之役,而不詳其制。大明五年制,二品清官行僮幹杖,不得出十。張融坐鞭幹錢敬道杖五十,免官。又梁王諶為吏部郎,坐鞭曹申,免官。幹者,若門僕之類也。”[10]可知幹及力皆是北齊官員隨身役使人員,並各依品級而有置員人數,類似于唐代官員之防閤、庶僕。而對於地方官員,作為其役使人員的事力由州縣所置白直充任,這或是唐代州縣官員隨身役使人員名為白直(此乃專指郡縣官人白直,後文詳論)的源頭。但是南朝梁陳以來,白直作為官員役使隨從的制度也同樣存在,因此唐代地方官員配給白直之制也可能是融合南北兩地白直制度而最終制定的[11]。再者,前文所載北齊時期幹之放身輸絹,應對唐代後來之納課代役亦有深遠影響北齊制度對隋唐制度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唐代白直之制在繼承南北朝制度的基礎上,發展更加完備。廣義的唐代白直包括官人白直和公廨白直兩類,這在唐代公文中有明顯體現,天寶五載敕文中即稱“郡縣官人及公廨白直”云云[12]。官人白直作為唐代外官的隨身役使人員,主要是為官員個人服務的,屬於地方官的一項待遇;而公廨白直則主要是供州縣差使,為公家服務和效力但同時這兩類白直經常都省稱為白直,其確切含義需根據上下文而定。為方便下文區分及考辨,略論其設置情況。

  郡縣官人白直與公廨白直雖均為白直,但設置標準卻明顯有別。官人白直的數量是依據州縣官員的職事品高低進行配給的[13],這一制度應該在唐初就已開始實行[14]。而隨著社會形勢的發展,充當白直者可以納庸免役,納課納資制度亦逐漸產生[15]。高宗儀鳳三年八月诏:“如聞文武內外官應給俸料、課錢,及公廨料度、封戶租調等,遠近不均,貴賤有異,輸納簡選,事甚艱難,運送腳錢,損費實廣。公廨出舉迴易,典吏因此侵漁。撫字之方,豈合如此。宜令王公已下,百姓已上,率口出錢,以充防閤、庶僕、邑士、白直、折衝府仗身並封戶內官人俸食等料。既依戶次,貧富有殊。載詳職務,繁簡不類。率錢給用,須有等差宜具條例,並各逐便。”[16]即按照戶等高低,每戶出錢充當包括外官白直課錢在內的官員俸料及課錢,白直不再役丁。但是這一制度是否全面實行,不能確定。吐魯番出土文書中可見開耀二年時仍有白丁充任白直[17],可能此制並未推行,抑或未及全國各地。到了光宅元年又完全恢復舊制,仍按官品給外官白直:“諸州縣之官,流外九品以上皆給白直:二品,四十人。三品,三十二人。四品,二十四人。五品,十六人。六品,十人。七品,七人。其七品佐官六人。八品,五人。九品。四人。”[18]李錦繡先生曾指出,此條令文雖置於光宅元年條下,但是吐魯番出土貞觀十五、十六年的計帳中已有白直,所以外官給白直之制應在唐初已經實行。確是。筆者認為這條置於光宅元年條下,是因為此年恢復了外官配給白直之制,而並非指此時方才開始實行。至開元十年外官白直數量有所調整:“凡州縣官皆有白直:二品,四十人。三品,三十二人。四品,二十人。五品,十六人。六品,十二人。七品,六人。八品,五人。九品,四人。”[19]自此時至天寶五載取消白直役丁,數量未見再有變化。

  公廨白直則是按照州縣大小進行配給的,其間數量或有變化,《舊唐書》所記與《唐六典》略有不同,現據《唐六典》的記載列表如下[20]

 

  京兆、河南、太原府

  大都督府

  中都督府、上州

  下都督府、中州、下州

  萬年、長安等京縣

  三府諸縣,上縣

  中縣、中下縣、下縣

  白直

  二十四

  二十二

  二十

  十六

  十八

  

  

  書中此處皆只白直,但明顯乃指公廨白直。而經常與防閤、庶僕、執衣等同時出現在文獻中的白直,則是專指郡縣官人白直。雖兩類白直均可省稱為白直,但語義清楚,並不會混淆。

  《天聖令》“雜職”定義中之白直,則難以依上下文判定。筆者認為此是廣義的白直,即包括郡縣官人白直與公廨白直兩類,而非僅指公廨白直。白直按照唐代制度規定,是免除課役的,但是《天聖令·賦役令》唐令第15[21]諸色職掌人免課役條中,只見雜職而未見單獨列出白直,可見兩類白直均是包含於雜職這一概念之中的。統觀《天聖令》,行文嚴謹,此唐15條中有與官人白直性質相似的防閤、庶僕,唐18條諸色免雜徭人中亦有同為供外官役使的執衣[22],若外官白直不在雜職之列,定會單獨列出,只言雜職,可見其已涵蓋兩類白直無疑。《唐六典》卷三“戶部郎中員外郎”條下載:“凡州、縣有公廨白直及雜職,兩番上下;執衣,三番上下。”[23]似乎公廨白直不包含在雜職之中。李春潤先生認為《唐六典》如此行文是將公廨白直單獨提出加以強調,避免與官員驅使的白直混淆,並非指公廨白直不包含在雜職之內[24]。但是如果按照李春潤先生的理解雜職是明確只包括公廨白直,而且和執刀、典獄、問事同樣兩番上下,那就沒有必要將其單獨列出說明,僅云雜職即可。所以《唐六典》此處行文,恰恰是雜職僅包括公廨白直的反證。

  為何《唐六典》要單獨強調公廨白直,筆者認為此處是為了說明公廨白直和執刀、典獄、問事這三類雜職是兩番上下,但不包括官人白直,因此將公廨白直單獨列出,以示區分。將公廨白直單列出來強調,主要是針對上番問題,而官人白直很可能並不是分番服役的。《通典》記載:“其防閤、庶僕、白直、士力納課者,每年不過二千五百,執衣元不過一千文。”[25]聯繫上下文,此處白直是指官人白直,每年納課不過二千五百文。另,《冊府元龜》記天寶五載敕云:“郡縣官人及公廨白直天下約計一載破十萬丁已上,一丁每月戍錢二百八文。”[26]每月二百八,則十二個月每月均納課的話為二千四百九十六,與最高二千五的規定相符,以此推斷,官人白直若不役正身,是需要每月納課的,則其必然不是分番服役的。但有研究者認為,“不管色役人每年應該當番幾個月,只要代役,每年十二個月是月月要納資課的,即不是僅僅於應當番之月交納”[27],很可能納課代役普遍實行之後確實如此。然《通典》載州縣城門及倉庫門所配門夫,每番一旬,“若番上不到應須徵課者,每番閑月不得過一百七十,忙月不得過二百文”[28],當是番上之月代役方才納課,而非月月交納。是否期間發生變化,前後不一,未能確知,所以白直每月納課,或許仍能說明其原来役丁时為長上而非分番。

  防閤、庶僕、邑士作為京官與公主的隨身役使人員,其性質與外官白直很類似,考察其是否分番對於我們理解官人白直的情況或許有所幫助。《天聖令·雜令》唐令第2條規定了諸色人等的取用條件和任職期限:“諸習馭、翼馭、執馭、馭士、駕士、幕士、稱長、門僕、(門僕取京城內家口重大、身強者充。)主膳、典食、供膳、主酪、典鐘、典鼓、防閣、庶僕、價人、(價人取商賈,及能市易、家口重大、識文字者充。)邑士,皆於白丁內家有兼丁者為之。(令條取軍內人為之者,沒別制。)其主膳、典食、供膳、主酪,兼取解營造者。(若因事故停家,及同色子弟內有閑解者,亦取。)典鐘、典鼓,先取舊漏刻生成丁者。每年各令本司具錄須數,申戶部下科(下科?),十二月一日集省分配。門僕、稱長、價人四周一代,防閣、庶僕、邑士則二周一代。年滿之日不願代者,聽。” [29]其下唐令第8條則是對諸色官吏的番期的規定。“諸在京諸司流內九品以上,及國子監諸學生及俊士;流外官太常寺謁者、贊引、祝史,〔司儀署?〕司儀,典客署典客,秘書省、弘文館典書,左春坊掌儀,司經局典書,諸令史、書令史、楷書手,都水監河堤謁者,諸局書史,諸錄事、府、史、計史、司直史、評事史、獄史、監膳史、園史、漕史、醫學生、針學生,尚食局、典膳局主食,薩寶府府、史,並長上。其流外非長上者及價人,皆分為二番。(番期長短,各任本司量長?短定準。當庫藏者,不得為番。)其太史局暦生、天文生、巫師、按摩、咒禁、卜筮生、藥園生、藥童、羊車小史、獸醫生,嶽瀆祝史、齋郎,內給使、散使,奉觶,司儀署齋郎,郊社、太廟門僕,並品子任雜掌,皆分為三番。餘門僕、主酪、習馭、翼馭、執馭、馭士、駕士、幕士、大理問事、主膳、典食、供膳、獸醫、典鐘、典鼓,及薩寶府雜使、漏刻生、漏童,並分為四番。其幕士、習馭、掌閑、駕士隸殿中省、左春坊者,番期上下自從衛士例。其武衛稱長,須日追上,事了放還。” [30]

  仔細對照便可發現,于唐令第2條中出現的諸色人等,除去防閤、庶僕、邑士之外,皆在唐令第8條中規定有番期。這是否說明,防閤、庶僕、邑士這三類可能並非分番服役而是在任期內一直長上的。官人白直在工作性質和納課等方面均與防閤、庶僕相似,其服務方式也很可能是相同的。而《令集解·賦役令》中所引《開元式》云:“防閣、庶僕、邑士、白直等,諸色雜任等,合免課役。其中有解替,即合計日二人共免一年。”[31]將防閣、庶僕、邑士、白直四類并提,說明其性質是一樣的,同時將其與雜任並列,似乎說明他們與雜任同樣是長上的。由此推測,外官白直也應是長上非分番服役。《新唐書》記載:“白直、執衣以下分三番,周歲而代,供役不踰境。”[32]似乎外官白直是分三番上下的,但這是宋人的誤記。據《通典》云:“諸州縣官,流內九品以上及在外監官五品以上,皆給執衣:隨身驅使,典執筆硯,其監官於隨近州縣取充。二品,十八人。三品,十五人。四品,十二人。五品,九人。六品、七品,各六人。八品、九品,各三人關津嶽瀆官並不給。分為三番,每而代。不願代者聽之。初以民丁中男充,為之役使者不得踰境;後皆捨其身而收其課,課入所配之官,遂為恆制。”[33]而前引《唐六典》亦曰執衣為三番上下。可見三番上下是對執衣的規定,而非白直。吐魯番出土《唐令狐鼠鼻等差科簿(?)(二)》[34]記載:

  3         一人白直從考使入京未□

  可知官人白直是可以踰境的。供役不能踰境,周歲而代的規定,皆是針對執衣的。宋人編修《新唐書》時,將對執衣的管理規定放于白直身上,造成了此處記載的失誤[35]。另外,仔細堪對白直與執衣的人數可發現,執衣均可分為等量之三份,明顯針對三番上下所確定,而白直則否,若三番則人數不等,無規律可言,由此亦可說明白直不是三番上下的。除此之外,似未見到官人白直上番的相關記載。

  從俸祿、資課等角度研究官員防閤、庶僕、白直之情況的成果很多,其中有些未見有明確討論其是分番還是長上,其番期如何等問題的,另一些則在行文中可知是直接將其理解為番役的,但又未見史料證據[36]。鑒於此,筆者根據上文所論推斷防閤、白直等乃是長上的,只有任期而無分番之制。《唐六典》將公廨白直單獨提出是為了強調其與其他雜職一樣是分番服役,而與官人白直不同。由於兩類白直來源和設置標準不同,所以經常分開對其進行管理和規定,但是這兩類白直均屬於雜職的範疇。至於令文強調諸州和州縣,乃是針對親王府內執刀、典獄、問事、白直而言。《唐六典》“親王府參軍事”條下記載:“其雜使又有執刀十五人、典獄十八人、問事十二人、白直二十四人。”[37]可知王府亦設置有這四類人員,以充雜役。而雜職不包括王府官吏,特指州縣所設四類人員,故指明州縣以示區分。

 相关链接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