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学科建设
 · 最新动态
 · 学术委员会
 · 学科规划
 · 学位点建设
 · 学科建设资助
 · 学科整合
 · 文化学
 · 中国史
 · 世界史
 · 中国语言文学
 · 外国语言文学
学科建设.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学科建设>>学科整合
外语类院校中的通识教育:现状与问题
以北京外国语大学为例的考察
文章来源:《通识教育》 [作者:韩振华(北京外国语大学)]  发布时间:2013-03-12
 

  19959月,在教育部的推動下,「全國大學文化素質教育協作組會議」在華中科技大學(原華中大學)舉,由此開啟中國大學圍繞「文化素質教育」、「人文教育」、「博雅教育」和「通教育」(儘管筆者深知這些術語在理論背景和淵源變上存在少差,但是為便敘述,下文將以「通教育」作統稱)的理論考辯與實踐探。「通教育理念提出,表面上是針對1952中國高校因傚仿前蘇專才教育模式而進「院系調整」所造成的積弊;但在深精神上,可追溯於1993始的那場「人文精神」之餘緒,外加市場經濟衝擊下高校專業細化、窄化和高等教育大眾化趨勢之反撥思潮合促成。揭示「通教育」問題產生的思想文化語境,並是要「解構」它,而恰恰是想提示主事者:「通教育」的目標既在於「人」(全人),那麼就來不得任何急功近為,能搞轟動效應,而應做通盤考慮,並在實踐中摸著把「通教育」到實處。十幾年來的通教育實踐已經取得一些經驗,但也暴露少問題,值得我們作認真總結。在這個過程中,大家漸漸形成一個共,即教育是一項「系統工程」,牽一髮而動全身,高校實施通教育牽涉到教育系統內部的方方面面,從理念到現實需要付出艱苦的努

  要在當前情勢下實施通教育,需面對與舊有教育模式相銜接或過渡的問題。舊有教育模式實施多,依靠「中、青」教師的「傳、幫、帶」,積纍豐富的經驗;傳統課程內容、教學模式中本就具備「通教育式」,而教學效果錯的,應當保,甚至我們應該推廣其成功之處。筆者以為,這是內地各高校在通教育實踐中皆須意的問題。而據筆者觀察,時下對於國內外通教育實施模式的介紹,基本上只關注到小部分綜合性大學的創新做法,而相對忽視大部分高校在教學實踐中已形成的某些可以為通教育作借鑒的經驗,從而造成教育模式重「大破大」、輕繼承守成的印象。值得注意的是,通教育倡導者們往往津津道於那些所謂「一研究型大學」的有嘗試, 卻基本無視專業性大學、教學研究型高校的固有經驗。實際上,這種做法十分偏頗,並不利於通教育的推

  本文將針對社會大眾對外語業性院校實施通育所瞭解足之問題,選取京外國語大學(以下簡稱「外」)為個案,並以通教育理念來觀照其現有教學模式,既重視總結其與通教育相通的既有經驗,同時又迴避目前之棘手問題,嘗試揭示外語院校實施通教育所潛在的優勢與特殊之處,或可為通教育倡導者們提供借鏡。

  一、外實施通教育的現

  長期以,外語校所採取的教育模式予世人的印象幾乎是:外語知傳授與語言應用能培養佔據最重要的地位,而關注人類精神價值與文明傳承的教學內容則相對處於被忽視的地位。與之相應,外語院校的畢業生儘管憑藉就業和收入雙高而讓人豔羨,3但在世人眼中似乎總脫去「翻譯工具」的色彩。在通教育理念受到普遍關注和強調的今天,外語院校的教學模式似乎陷入跟通教育格格入的境地。

  者以為,少人對外語院校教育、教學的認存在偏頗;究其原因,一方面源自缺乏實地考察和瞭解,另一方面是對所謂「專才教育」模式的強反感情緒使然。尤可意者,在對通教育理念及實施模式仍缺乏系統認的前提下,地在外語院校中推這種新的教育模式,通教育極有可能演變成「四像」,最終得一個「紛紛叫好,紛紛叫停」的局面。那麼,事實與現竟如何?筆者依據在的調研, 嘗試從「理念」和「實際做法」方面進介紹。

  (一)導與教師的認

  外的前身是1941於延安的中國抗日軍政大學三分校俄文大隊,後發展為延安外國語學校,建國後首先作為部委院校,歸外交部導,至1980直屬教育部導。回顧其發展外一直是內地培養外語人才,特別是培養外事翻譯的主要基地。 自1996外開始進新的辦學模式證,在此基礎上建成多個跨學科、複合型院系,目前已基本形成以外國語言文學學科為主體,文、法、經、管多學科共同發展的專業格局。可以這樣外在建校史的前5519411995)是純粹的外語院校,外國語言文學的教學、翻譯與研究一枝獨秀;而自1996,憑藉外國語言文學這一特色優勢學科,實現辦學模式的創新。2006外制定「十一五」教育事業發展規劃,將學校定位於一所「以語言文學為主、人文社科並重,多語種、多學科、高層次、特色鮮明、國內一、具有重要國際影響的教學研究型外國語大學」,這就是新辦學模式的核心理念所在。面對近年來外界對外語院校學生「重專業學習、輕人文素質培育,重功、輕遠大抱負」思想誤區的批評,外的導、教師一方面感同身受,另一方面在理念上嘗試有針對性地糾偏,初步確立了「培育具有健全人格的棟樑之才」的目標。按照學校導的解釋,這一目標具體表現為:

  培養學生具有強的愛國主精神、寬廣的國際視野、遠大的想和抱負、高尚的情操、過硬的心質、德智體美全面發展,並且具有強勁的國際競爭創新(郝平,2006a,頁32)。

  學校導在多個場合宣示:「單純的專業教育是高等教育的本質和核心,人的全面發展才是大學所應追求的終極目標」,強調外的教育應著加強對學生的人文教育,培養學生的人文精神,使學生多一份人文素質,多一份人文關懷,多一份民族精神,多一份社會責任感,使他們能夠突破狹隘的謀生的瓶頸,多地關注民族的興衰、國家的前途和人的命運,在健全的人格教育中成長為社會的英和國家的棟樑(郝平,2006a,頁32);

  我們要培養的人才,僅要具備扎實的外語基礎、全面的知構、深厚的人文素養,而且還要具備批判性思維、創新能合作能導能社會責任感,是能夠較快適應各項工作的國際化創新型人才(郝平,2007,頁27)。

  而在外教師群體方面,加強人文教育也逐漸成為共。近些年見諸報刊、文集的就有英語學院張中載教授的〈外語教育中的功用主義和人文主義〉、英語學院胡文仲、孫有中位院長的〈突出學科特點,加強人文教育:試當前英語專業教學改革〉,尤其中國海外漢學研究中心主任張西平教授的〈外語教育呼籲人文精神〉以及由孫有中教授主編的《英語教育與人文通教育》之出版,皆可見北外教師們已在發展通教育的新形勢下達成共

  2006秋天,在外校慶65際,郝平校長把外的新使命定位在「把世界介紹給中國,把中國介紹給世界」。相比於「西學東漸」時期側重於「把世界介紹給中國」,如今的要在「把中國介紹給世界」(亦即所謂「中學西漸」)方面下足功夫(郝平、張西平,2007)。為此,外的通教育還意在幫助學生「樹文化自覺」,在外事交往等場合宣傳中國「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費孝通先生語)的傳統價值觀方面添一臂之(郝平,2006b,頁1920)。

  以下篇幅,筆者將從面總結外實施通教育的模式與具體做法。

  1.教育課程模塊化,各專業學生選課時需作出適當的區別(外教務處,2007a外教務處,2007b6根據課程設置的原則、目的以及各學科專業的特點,外的通教育課程(簡稱「通選課」)按模塊進,共分為個模塊,分別是:(1)中國文化;(2)外國文化;(3)社會科學;(4)哲學與方法;(5學與自然科學;(6)心學。據教務處提供的《通選課所屬模塊統計表》(20086月)顯示,在總共64門通選課中,個模塊的課程門分別為1011217782008秋季學期,外共開出36門通選課,各個模塊的課程門分別為5511483。由此可外通教育課程的覆蓋面是比較廣泛的。通選課的遴選原則有四個:(1)通選課應該有助於學生瞭解人文化最基本的知識領,掌握先進、科學的思維方法;(2)通選課應該有於增強學生的人文底蘊,提高學生的綜合素質;(3)通選課設置應該有同學科的交叉滲透、融會貫通;(4)通選課應該有於學生瞭解各個學科發展的最新成果和趨勢,激發學生的創新思維。通選課的是,於目前全校公共選修課的基礎上,各專業院系在每學期需申報一至門課程作為全校通選課,並開放予學生作選修,教務處則組織相關專家小組以對申報課程進審核。此外,鑒於校內現存學科有限,自2006起,教務處於每學期從大學及其他高校引進品課程十門左右,涵蓋史學、文學、哲學、醫學、現代天文學和太空探等多個學科門,以充實和完善通選課資源。 為保7證課程質,根據《細則》要求,申請開設通選課的教師,其在本院系教授該課程或相近課程的最近課堂教學評估分均應90分以上(含90分)。而在學生選課方面,《細則》規定:外語專業學生必須修滿14學分通選課方能取得畢業資格(佔總學分的十分之一左右);並按個模塊分,每個模塊至少要選2學分,剩餘2學分得選修本專業課程或與本專業相近的課程。非外語專業學生必須修滿8學分通選課方能取得畢業資格,其中心學模塊至少選修2學分,其餘學分由學生所在院系設定模塊供學生選修。《京外國語大學本科教學質手冊》規定,通選課選修總的原則為:學生得選修與自己本專業相近的課程,如選修本院系開設的通選課,該課程學分將獲計算。

  2.校園文化系講座專題化,院系系講座常態化外除京大學引進「中華文明史」和「西方美術史」等品課程外,還積極開掘校內外學術資源,開設系專題講座,寬學生的理論視野,培育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在這方面,外的一個固定「節目」是聘請優秀校友舉辦「大使系講座」。除此之外,還把每學期的校園文化系講座專題化,每學期設置一個專題,有選擇地聘請校內外相關域的專家及學者圍繞設定專題開設講座,每個系一般有十講。自2005,已分別圍繞「東西方文明」、「中外文學藝術」、「東西方宗教哲學」和「東西方關係」等專題成功舉辦講座。此外,學校學生會、團委與中科院等單位共同主辦全校規模的「百科苑系講座」和「電腦系講座」。學校教務處曾經試點為這些系講座設置學分,但試一學期後因感到難以操作,遂恢其講座本色。

  而學校各院系也努推動院系內部系講座常態化,比較有影響的如中國語言文學學院的「比較文學系座」、「漢學家系講座」,俄語學院的「俄國文化系講座」,日語系的「名人名家大講堂系講座」,廣受師生歡迎。值得指出的是,與一般綜合性大學相比,外在通理念與實踐中突顯文化交、文明對話之內容。這當然是外語院校的發展定位和培養目標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其憑藉自身學科特長,在全國大學實施通教育的大潮中,極具彰顯特色、發出自己聲音的潛在優勢。

  二、現實與理念之間的錯位:困局與難題

  悠久的外語教學實踐積纍富的語言教學經驗,其中最關鍵的是保證和捍衛小班互動的教學模式。在過去十餘中國高校擴招成風的背景下,外一直堅持「適發展、控制規模」的原則;即使到「十一五」結束的2010仍會控制全校全日制在校中國學生的數量維持在6,500人(其中本科生5,000人,碩士生1,200人,博士生300人)。只有這樣的規模,方可保證學校繼續推小班教學。學校導相信,

  在經濟全球化、資訊化和電子化的今天,小班教學的優勢越得以體現。……區別大學之間教學的標尺已再是他們所提供的課程,而是小班教學的質。在技術變革的影響之下,堅持小班教學,保證小班教學質,將在未成為檢驗學校教學科研水準的重要標尺(郝平,2007,頁27)。

  小班教學模式並非現有42外語語言教學的「專」,事實上,外全校超過60%的非語言專業課也採取小班教學方式。學校適的招生規模正是為保證全校每個專業教學班維持24人的定額,而在2007新開設的非通用語專業教學班,學生人甚至定在18人或16人。這樣,即使學校沒有助教制,但教師集體備課及小班教學的模式仍可滿足授課方式多樣化和因材施教的基本要求。8外實施多的小班教學本與通教育的實施模式比較接近,作為一套相對成熟的教學模式,經過完善後可為通教育課程所借用(起碼通教育中的「小班討」環節可以借用既有小班教學模式)。然而,「根紅苗正」並等於一定能結出「碩果」。事實上,目前外的通教育實施情況並不樂觀,尤其是通選課的開設象迭出,弊端重重。歸納起,主要有以下方面的糾結。

  (一)通教育與專業教學理念「倒掛」,導致通教育課程質遍較低

  《細則》中2007級新生開始,全校本科生原有公共選修課正式名為通教育選修課(簡稱通選課)。

  這再也清楚地顯示,外現有通教育課程在本質上仍是「原有公共選修課」,只是「換湯換藥」而已!承襲「原有公共選修課」,現有通選課的教學模式一仍其舊,延用大班教學模式。重要的是,由於沒有助教制通常幾十名甚至上百名學生選修的通課程根本沒有小班討環節。雖然學生的專業課基本能保證小班教學,但另一方面,貫徹通理念最應配置小班教學的通教育課卻缺失小班(討)環節,這顯示主事者對於通教育與專業教學的理念仍是「倒掛」的,而這種理念錯位至今仍未有些許調整之徵兆。《細則》又規定,通選課在預選階段實淘汰機制:通選課開課最低選課人20人,在預選階段選課人低於20人的課程停開。新任教師首次開課選課的人最低放寬至16人,在預選階段選課人低於16人的課程停開。這種淘汰機制可能是通教育試驗階段的必然產物,但它卻在客觀上極可能導致教師在設計課程時以向學生提供「甜點」、「蜜桃」為趨向,學生的興趣完全主導通選課機制。 這樣,通選課當然就為學生修學分時的常飾課、放鬆調劑課,或者「風花雪月」的「小資教育」課。當大多學生抱著蒙混過關的心態上通選課時,他們的消極情緒與教師的「媚迎」心態性循環,教學質得保證?可以,當教師的「媚術」窮盡之際,也必然是這些通選課「下馬」之時!通教育理念落實為具體教學實踐,必須充分意它有別於以往「公選課」之處。如果從「原有公共選修課」向「通教育選修課」的「升級」只是作表面文章,那麼可以這是對「通教育」理念的極大敗壞,還改。

  (二)課程設置隨意性大,缺乏「共同核心課程」

  依照《細則》的介紹,通選課自各個院系的隨機申報和外校已有課程資源的引進,教務處雖握有「審核」大權,而通選課也初步實現模塊化,但在總體上課程設置的隨機性仍然非常大。而且,儘管學校宣稱「到目前為止,學校總計開設出80多門優秀通選課程供學生選擇」,但這些課程大多是「概、原加通史」模式(尤其以「外國文化」、「社會科學」、「哲學與方法三個模塊較為突出)(郝平,2007,頁27)。通教育課當然需要此課程,但當大部分通選課屬於這種模式時,就非常糟糕。要貫徹通教育理念在現存大通選課資源而教學質普遍低下的現實語境下,著重建設幾種「共同核心課程」(thecommoncorecourse),從「多而」走向「少而」,或許是最有效的解決途徑。

  20056京舉的「首屆中國文化壇:中國大學的人文教育」上,與會學者普遍認為,內地高校的文化素質和通教育應該著重建設「核心課程」,特別是「中外經典文本研」核心課程(甘陽、陳2006,頁6)。20077月在清華大學舉的中國內地「首屆文化素質通教育核心課程講習班」,即旨在通過實踐「名師講授、經典研助教導修、深學習」的教學模式,促進通教育教師在教育理念和教學方法上的提升和改善,推動大學通教育向深發展(殷小平,2007,頁219)。筆者親逢是次講習班,曾作為旦大學通教育「小班討制」助教代表,在晚間的「通教育與小班討制」座談會上暢談體會;另曾在講習班期間擔任學勤先生經典導課之助教,主持小班討。儘管在長期親親為中目睹「經典導」、「小班討」環節的盡完善之處,但從實踐過程中,也讓筆者加相信通教育之可以作為。而且,對於外這樣一所外語院校,「共同核心課程」完全可以跟中外文經典細結合起,庶可起到「一石二鳥」之功效。甘陽先生主張:中國大學通育的道……應該走沒有任何教學要求、沒有任何訓計的「通教育大雜燴」,而是應該將在有限的學分限制下心設計少而的幾門「共同核心課程」作為第一步。要以綱帶目逐漸形成配套課程,而是氾成災地一大堆泛泛的「概式選修課或隨便聽聽的講座課(甘陽,2007,頁35)。

  雖然筆者深知推教育所面臨諸如機制、師資和助教等難題眾多,但仍然相信這條只要肯做肯為,以點帶面,定能獲取菲之成績。

  三、小結

  綜上,筆者通過在的調研,嘗試在本文中揭示外實施通覆蓋面廣、實踐方式多樣化和凸顯跨文化特色之格局,這是其值得表彰之處。但是,問題的複雜性在於「廣泛重視」並等於「深刻認外在貫徹通教育理念過程中,存在因循之弊,以「通選課」之名,「公選課」之實。通選課缺乏小班討環節,在語言教學中業已非常成熟的小班模式並沒有借用到通選課教學過程中,在筆者看外實施通教育的最大缺憾。與之相應,在通選課數量龐大的現下,如何實現課程的核心化、緻化,走通教育規範化之,仍是需要主事者認真探討的課題。據筆者瞭解,外的日常教學模式及通育實施情況在中國外語院校中相當有代表性。相比於其他型高校,外語院校教育教學模式的特殊性造就它們在實踐通教育理念時,一方面擁有巨大的潛在優勢(尤其是其憑藉學科優勢形成的跨文化視野,以及在語言教學中業已比較完備的「小班制」教學模式可為實施通教育所借用),但另一方面也具有一般綜合性大學實施通教育時之弊病(理念識不系統、教育浮泛化)。正所謂「失之毫釐,謬以千」,筆者認為,外語院校應該發揮自身的潛在優勢,加積極地投入通教育的建設;而在這個過程中,及早達成通教育之深刻、系統認,儘快摸出一套真正適合外語院校的通教育實施模式,實提高教學質,並在全國大學通教育討中發出自己的聲音,正是外語院校教育工作者當前首要解決的問題。願多的人能加入通教育這一意義深遠的時代運動中

   

   

   

   

 相关链接  
·通识教育:美国与中国 2013-03-12
·论通识教育 2013-03-12
·《哈佛通识教育红皮书》 2013-03-12
·耶鲁之为耶鲁•通识教育的作用 2013-03-12
·大学通识教育的纲与目 2013-03-12
·大学的人文精神与通识教育 2013-03-12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