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学科建设
 · 最新动态
 · 学术委员会
 · 学科规划
 · 学位点建设
 · 学科建设资助
 · 学科整合
 · 文化学
 · 中国史
 · 世界史
 · 中国语言文学
 · 外国语言文学
学科建设.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学科建设>>学科整合
哈佛大学通识改革初探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3-12
 
林孝信

 

哈佛对改革的重视

今年五月间美国哈佛大学正式通过大学部的改革方案,引起全世界媒体与教育人士的瞩目。作为一所世界顶尖研究型大学,她对大学部的教学持何种看法?在二十一世纪知识不断深化,社会高度复杂化与全球化的时代,传统的通识教育会受到哈佛大学怎样的看待?这些都是人们好奇的部份因素。

哈佛大学对这次改革显然十分慎重。从2004年开始,整个改革的规划整整耗费三年,参加各种改革委员会的教员超过一百位,还邀请了二十多位大学生参加。三年改革过程中开了无数次会议,也产生了许多讨论文章。这么大张旗鼓地进行课程改革,是1978Rosovsky大改革后所仅见。这至少说明进入二十一世纪哈佛大学还是高度重视大学部的教学。

哈佛为何重视通识教育?

一个研究型顶尖大学为何如此重视与研究无关的大学部教育?对这个问题,哈佛大学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定的。在2006年的一份重要改革报告《Curricular Renewalin Harvard College》中宣称,这次哈佛的改革将有许多面向,但是有两个共同的原则:

再保证哈佛文理学院(Faculty)[1]视大学部教学为中心工作;

再保证哈佛大学认同通识教育(Liberal Education)[2]

报告中提及当今研究型大学常常以博、硕士教育或研究活动为主,从而影响学者们对大学部教学工作投入的问题。虽然存在这种问题,但是这个报告强调在哈佛学院里,教学仍然是哈佛教育的核心。

报告更引述16世纪作家蒙恬(MicheldeMontaigne,1533-1592)的名言:「在所有自由民的知识(Liberal Arts[3])中,让我们从那些可以解放我们的知识开始。」表示知识应从解放自我开始,而这样的知识就是通识教育的内涵。因此,即使在知识爆炸的二十一世纪,我们还是可以从传授解放性的知识开始;从而,通识教育仍然是大学教育的基础。因为它将提供必要的基础知识,使人们可以进行反思与分析,艺术创作,以及理解科学观念与实验;而有了这个广博的教育,个人才有可能得到解放。报告并称,专业教育,即使有其功能,并不是哈佛学院的教育使命。

要之,哈佛的大学教育目标,是要培养毕业生具有四种主要的能力:

知性能力(Intellectual capacity)

艺术能力(Artistic capacity)

道德能力(Moral capacity)

公民能力(Civic capacity)

使学生进入社会后能成为一个独立思想者,并且会终身学习。

另外,在今年5月哈佛文理学院的决议文中亦说明哈佛通识教育的四大目标为:

公民参与:通识教育可以激发学生积极参与公共事务;

传统文化:通识教育可以培养学生认识,个人是艺术、理念与价值等传统文化的产物,也是传统文化的参与者。通识教育并可以使学生理解协调文化差异的困难,知道许多差别巨大的不同文化却源自同根,熟悉文化演变的动力学,等等;

回应变化:通识教育告诉学生如何批判性地,但同时建设性地面对各种变化,特别是科技带来的变化;

伦理面向:通识教育发展学生认识人们所作所为的伦理意涵。

旧哈佛通识教育的主要问题

哈佛的改革,当然基于对过去通识教育的不足。那么,过去哈佛通识教育有什么严重的问题,使得哈佛要大动手术?

哈佛过去的通识教育基本上并没有大问题。过去同样是重视通识教育。因此,就理念而言,两者还是一脉相承的。之所以需要改革,主要因为外在环境不同了,要响应新世纪全球性的变化,这是主要的因素。例如,哈佛的改革要点:废除过去的核心课程,代之以分类选修,其主要的原因就是基于外在环境的复杂化,少数几门核心课程实不足以帮助学生应付这些复杂的社会。又如,在分类选修的类别上,增加了科学类的比重,以及新添「世界中的美国」等类别,都是为了培养学生应付日趋复杂化世界的能力。

另外,过去通识教育在实施中也发现重大困难。最显著的例子就是核心课程的问题。1978年哈佛大学的通识教育开始采用核心课程制度,三十多年的实践经验,认为核心课程的问题很多。首先,范围太狭窄,面对日愈复杂的外在世界,少数几门核心课程实不足以应付多元的世界。其次,学生修课的选择自由度太低,少数的核心课程与哈佛学生兴趣与需要的丰富多元不相称。学生得不到她/他们所需要的知识,这也有悖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则。再次,核心课程的开课与各专业系所无关,将造成专业与通识的疏离,有违办理通识教育的本意。

核心课程制度的实施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这类课程多找大师上课。这本来是好事。但是,因为核心课程的选课学生人数很多(可以选择的核心课程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大师的号召力),造成超级大班。许多大班生课的问题都发生了,最严重的是师生的互动几乎不存在。哈佛这次改革所强调的主要理念之一,就是要尊重每个学生的差别性,给予因材施教的照顾。这在几百人的大班课程,完全不可想象。

废除核心课程,并非回到完全自由选修的方式。在核心课程与自由选修之间,还有一种分类选修的制度。哈佛在十九世纪末首倡自由选修,作为响应当时时代变迁的需要,这也是哈佛从绅士博雅教育转型为近代大学的关键时刻。1920年代改行分类选修制,是要修正自由选修制度所产生的问题。1978年实施核心课程制度,则是为了纠正1960年代以来社会动荡失序。通识教育的三种主要课程制度,哈佛都实行过;而且每次的改革都是响应时代的挑战。这次改革也不例外。只是,在制度的分类上,令人感觉像是又回到二十世纪中页的体系。

哈佛改革的重点

因材施教是哈佛这次改革的一个指导思想。除了以分类选修取代核心课程之外,还有许多新制度,都和贯彻这点有关。

最值得注意的是,强化顾问制度(Advising System)。每个大一新生入学后,便安排一名学术顾问(Academic Adviser)帮助她/他选课,并提供学生学习困难上的咨询辅导。这位学术顾问陪伴学生到第三学期(大二上)。此时学生已经选好主修领域(Concentration),改由专业部门提供主修顾问(Concentration Adviser)。因此,每位学生在大学四年中,都有顾问相陪。每个学生都有固定的顾问,以便发现不同学生的不同兴趣与学习需要,从而有助于因材施教的落实。

落实这个制度,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招募足够有能力又有热忱的顾问人数,还要配以适当的资源以及考核制度,否则就容易流于形式。台湾也多设有导师制度,揆其用意,也是用来提供学生在学习上遇到各种困难可以有顾问咨询。但其结果多流于形式,既缺乏适当的制度(例如,学生选课前必须要和顾问讨论,并获得顾问的签名许可,等等),更缺少足够的资源(一个导师要指导太多学生,根本无法个别因才辅导;导师费通常仅够请导生集体吃一餐,等)。哈佛这次强化顾问制度,已经设有相当完备的制度,拨出相当的资源,同时要求文理学院所有老师与行政人员都要以各种方式参加这个顾问制度。

其次是广开研讨会(Seminar)的课程。研讨会的教学方式,曾经被十九世纪德国的大学所广泛采用。这是把教学与研究结合的有效办法,成就了十九世纪德国高等教育与学术研究相结合的灿烂花朵。把研讨会的教学方式应用于通识教育,以芝加哥大学实施最为持久而有成效。但是,这种教学方式必然是小班制,学校得投入较大的资源。在高等教育普及化,学生人数爆増的现实下,如果加上财务拮据的压力,这种研讨会的教学方式很难盛行。

重新采用课程分类选修制,也是着眼于因材施教的需要。哈佛学院未来将依据各类别开课设计的内容纲要,规划开设较多符合这些类别纲要的新课程,(同时经过适当的修改,也会承续部份原有的课程)。让学生修课的选择增多了,也有助于贯彻因材施教。

所有这些改革都需要学校投入资源。哈佛大学财力雄厚,资源不成问题;但还得看校方对资源的分配方式。每项改革都需要相当的资源挹注。哈佛校方似乎决心挹注,显示校方对改革以及通识教育的推行是认真的。

哈佛课程分类剖析

哈佛旧制虽是核心课程,也有分类。旧类别几经演变,到目前共分成7类。新的分类选修则分成8类。两者的差别,在于前者每类只开极少数几门「核心」的课程;后者则可以同时开设有多门同类课程,以供不同兴趣学生选择。比较改革前后两种类别,有助于我们了解哈佛的教育哲学以及这次改革的一些理念。以下表列新旧两种分类以及可能的对应关系:

表一.哈佛通识课程改革新旧类别对应表

旧制(7类,核心课程对应   新制(8类,分类选修)

1.文学与艺术Literature and Arts    1a   a.美学的与阐释的理解Aesthetic and interpretative understanding

2.道德推理Moral Reasoning   2b   b.伦理推理Ethical Reasoning

3.量化推理Quantitative Reasoning   3c   c.经验与数学推理Empirical and Mathematical Reasoning

4.科学Science 4d,e d.生命系统科学Science of Living Systems

    4d,e e.物质世界科学Scienc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

5.外国文化Foreign Cultures  5f,g f.世界各社会Societies of the World

6.历史研究Historical Study,    g.文化与信仰Culture and Belief

7.社会分析Social Analysis      h.美国和世界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World

从上表可以发现,旧类的《4.科学》分裂成生命科学与物质科学两类,这是比较常见的分类。哈佛过去对科学通识教育的比重较低。这次加强,乃基于科技是促进世界变化的主要力量,而哈佛通识教育的主要目标之一乃是要培养学生响应世界变化的能力,因此必须加强对科学的学习。《5.外国文化》勉强可以对应到《f.世界各社会》与《g.文化与信仰》两类。以《外国文化》与《世界各社会》相比,旧制比较重视对各国文化纵深的了解,新制则似乎较重社会现实横切的知识。至于《文化与信仰》类别,主要用来讨论宗教信仰问题。据说哈佛发现当今学生热衷于讨论宗教问题,通识课程宜有响应;但是为了避免造成在学校传教的误会,于是改重信仰的分析,以及其与文化的关系。

最引起各方讨论的,在于废除《历史研究》以及《社会分析》两类;同时增加《美国和世界》一类。前者似乎表示哈佛对人类历史的了解与教训,以及对社会分析能力培养的关注逐渐滑落;后者则反映近年来美国与世界的冲突加剧,哈佛培养的社会中坚人才不能无知。

从哈佛改革管窥美国明日领导——代结语

哈佛的改革可能造成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最主要者有二:其一,影响世界高等教育的方向,特别是通识教育方面。其二,影响美国未来的社会与国家的领袖。对于第一点,哈佛的改革表示大学部的教育仍然是高等教育的核心工作,即使是研究型大学亦不例外;同时,通识教育还是当今高等教育的重心。哈佛的这个态度对于华人社会特别值得参考。华人地区的高等教育多偏重实用功利,缺乏通识教育的传统。在全球化时代竞争剧烈之际,容易把办学的重心放在研究成果上,而忽视大学部教育,尤其是通识教育的价值。

至于第二点,需要从美国的脉络来考察。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拥有世界最发达,最先进的高等教育体系。然而,这样的体系培养出来的领袖人才,在处理国际事务上表现得狂妄自大,制造了许多场不必要的战争。这说明美国培养出来的精英人才,从全球视野来臧否,是缺乏智慧的,而与美国的丰富资源不相配。哈佛是美国最重要的高等学府,更是培养美国社会与国家领导人才最重要的地方。哈佛大学这次改革,似乎也注意到哈佛这个独特的身分。然而改革的整体,并未展现这方面的视野与格局。课程类别的改变,反而废除掉比较具有历史观点、社会批判观点的类别。如此说来,哈佛的认真改革,会不会只是见木不见林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哈佛大学的Faculty相当于一般大学的学院(School)。两者常常混用。哈佛大学共有10FacultySchool,另外还有几个同等级的研究或附属单位。在这10FacultySchool中,文理学院(Faculty of Arts and Sciences)又包含4个学院:哈佛学院(Harvard College,即大学部/本科部),文理研究院(Graduate School of Arts and Sciences,从事学术研究以及培养博、硕士研究生),工程与应用科学院,继续教育学院(Division of Continuing Education)。哈佛的大学改革由文理学院主持。

[2]在这个哈佛的报告中,Liberal EducationGeneral Education混用,都指通识教育。

[3]Liberal原指古希腊的自由民。古希腊是奴隶社会,分为自由民与奴隶。Arts原意指「技艺」,引申为知识,非专指艺术。Liberal Arts,指自由民的知识,后成为西方培养社会精英的大学的教育内容。Liberal Arts Education,或简称Liberal Education即是通识教育

 相关链接  
·《哈佛通识教育红皮书》 2013-03-12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