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学科建设
 · 最新动态
 · 学术委员会
 · 学科规划
 · 学位点建设
 · 学科建设资助
 · 学科整合
 · 文化学
 · 中国史
 · 世界史
 · 中国语言文学
 · 外国语言文学
学科建设.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学科建设>>学科整合
哈钦斯《高等教育在美国》(节选)
文章来源: [作者:罗伯特•M•哈钦斯(著)周晔晗(译)]  发布时间:2013-03-12
 

  现在,从上述所说,你可以假定我眼中的教育机构都是完美的,他们所需的是更多资金。不,这不对。对于这些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教育界人士,我对他们有很高的评价。正如芝加哥的这些教师,他们忠诚,无私,富有牺牲精神。但是很大程度上由于他们对于数量这个问题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因此直到现今,大学都没有机会发展通识教育。他们考虑更多的是教学。在过去的五十年中,大学教授用仅有的那么一点时间或者金钱来保证高等教育的进行,他们称之为“研究”。他们也鼓励一些优秀的学生进行学习,称为“研究生学习”,或者“为博士生学习做准备”。然而,从大一到大四的学生,从18岁到22岁的学生,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学习”,他们一直在被“教导”。在大学里,他们继续着高中早已习惯的学习模式,选一门课,不断的记忆和重复,直到达到任课老师的考试要求。只要是这些知识没有经过大的变动,并能原样反馈给老师,这门课就算通过了,学分记上一分,然后被遗忘。

  在大学里,学生走着相同的学习道路。一个学生可能选了36门课,但是当他选一门新课的时候就把原来那门课弃之脑后。如果学生得到了一个合适的平均成绩,那么他以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身份踏进社会。但是有一点必须得澄清,他可以很好地通过考试,而事实上他却未必学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目前的高等教育体制是获取学分的体制,而不是获取知识的体制。36分的课程,平均分是65的人都可以被称作是受过教育的,那么35分的课程,平均分是64的人则是没有受过教育的。当我是一个法学院院长的时候,我们必须买一个加法器来判断我们的学生是否能够毕业。

  既然试卷是由任课老师出的,那么聪明的学生就会意识到,对于老师给分的正态分布的重视度应该和课程本身持平。而且课程往往是分散和相互没有联系的,考试也是如此,所以,学生就往往不会去考虑这门课与其它课之间的联系。如果一个老师在考试中考核另一门课的知识的话,这对学生来说似乎也说不过去。既然学业这个游戏不难赢,这些聪明又坐不住的学生自然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更富挑战的方面,比如高度组织化的课外活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特征之一)。而大学则以规定课堂出勤率作为应对。出于各种原因,大学也规定了最低学时要求。学生必须在某段时间内呆在学校里,或者是学生要为多占用的学习资源付钱。这都为学生发挥创造力设置了障碍。

  这些规定影响了相对较笨的学生和聪明的学生。反应比较慢的学生必须以较快的速度适应新的环境,否则迎接他的将是试读或者是开除。这个制度是为一般的学生设置的,也应该是这样设置的,但是聪明和资质较差的学生却为这个制度所苦。芝加哥大学在两年前声明不喜欢这样的制度,决定改变这个制度,而且让整个学界震惊的是,芝加哥大学确实这么做了。

  芝加哥大学决定实施通识教育,并且特地为此设立了一个新的学院来接管一二年级的教学。学院的目标是确立到底什么是通识教育。学院的教职成员都是对通识教育问题感兴趣的人,他们重新设计了课程表,并且开发了社会科学、生物科学、物理科学和人文四组课程,旨在将这四个领域的主要内容作为通识教育的基石。

  这个学院不要求学生的课堂出席率,也没有时间要求,甚至连学分也被取消了,连课程考试也没有。入学后的三个月后,新生就可以参加通识教育的考试。这些考试是覆盖学院所有课程的考试。如果学生通过了这些考试,那么他们可以获得学院颁发的毕业证书,然后跨入工作岗位,或者选择继续深造。如果他们没有通过考试,他们也可以多次参加,直到他们通过为止。所以说,我们正是通过这些通识考试来评判他们的进步,而不是通过学分。

  这些旨在考核学生素质的通识考试并不是由单门课程的任课老师来给分的,而是由独立的、相当数量的专家组成的考试委员会来评判的。这个委员会的设立不仅仅是为了管理专门的通识考试事务,而且也致力于研究不同类型的考试和新测试类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加清晰了考试并不是教育过程中一个可有可无的环节,而是一个中心问题,而且需要我们更多的重视。

  我们也用同样的方法来研究教育和职业引导这个问题。长期以来,大家一直认为任何一个教师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在芝加哥计划的框架下,一名院长同时负责一个由艺术、文学和自然科学三个方面组成的大研究组。组员不仅仅致力于以最好的表达方式给出最好的建议,并且致力于启发新思路和开发新工作方法。值得庆幸的是,这个计划的实施伊始恰逢学生宿舍的动工,因此院长开始将教育工程和建筑工程有机地结合起来的尝试。

  我这里的阐述省略了这个新计划在运行和研究阶段产生的变化。为了简短起见,我只会阐述在将整个传统体系颠覆之后的一年里我们关于本科生教育的心得。首先,我们看到了学生的勇气。当开始推出整个计划的时候,我们早已做好新生入学率锐减的准备,因为这是在做一次冒险的试验。我们认为几乎所有的优秀的高中毕业生会被我们的计划吓跑。而恰恰相反,我们收到的入学申请比以前任何一年都要多,而今年学校收到了更多。

  我们看到,这个计划更加能够吸引优秀的学生。五年前,新生在153个大学开展的国家心理测试(National Psychological Test)中的得分是187分,去年的成绩是202,而今年更是取得了219分的高分,而且芝加哥大学在高校的排名也由以前的第10位上升到了第4位。

  我们也看到,学生很独立。所有学生都可以得到每门课程的课程提纲,如果有需要,他们还可以得到相应的考试样本。所以,学生可以选择不去上课自主复习准备考试。39名新生在去年成功实践了自主学习,并且以超过班级平均分的成绩通过了考试。

  我们还看到,学生都自尊自爱。许多教育界人士担心改革赋予学生的前所未闻的自由会带来十分可怕的后果。然而事实证明,我们经历的“触礁”事件相比以前反而更少。纪律问题并未有恶化的迹象,新的计划虽然没有硬性要求的出勤率,但实际的出勤率却比以前增加了1.3%

  其次,学校从这次改革中也了解到更多有关课程和考试设置的信息。我们发现,其实教育者应该激发出学生对学习的兴趣。一二年级的课程设置就是旨在找到那个“激发点”,旨在向学生展现一种理念,而不是向学生拼命填充信息。对于那些不想成为科学家的学生,学校为他们大量削减了实验室工作。我们已经拥有了第一部面向大学生的教学电影,它们将会代替那些费时费力的科学实验,并且能够随时随地对自然科学的教学产生影响。我们还了解到,其实学校亦可以设计出一些真正融合通识知识的试卷,它们能够引发学生去思考,去触类旁通,去举一反三。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的考试开拓了一条前所未有的沟通学生和教师的桥梁。既然考试并不是由该门课程的老师设计的,学生自然而然地开始研究课程本身,而不是老师的出题技巧。我们同时也发现,通识教育使老师也能更好的满足学生的期望,并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课程学习的内容。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总是怀疑老师的想法其实是想赢过我们,但是,现在芝加哥的情况是,学生和老师联起手来一起来对付考试委员会。

  最后,我们也了解到了通识教育理念对于美国高等教育的影响。一方面,我们的考试制度和课程提纲在美国遭到了广泛的批判和置疑,而另一方面,我们的课程提纲被其它学校的教育者买走了2500多份,双方都认为从中获益匪浅。既然相信美国教育的伟大使命是取消上面对下面的钳制,那么我们改革入学条件,也是为了让高中生拥有同样的自由,虽然这个自由是我们擅取的。

  而这正是芝加哥大学通识教育改革计划的要义所在,这个改革计划将对全美的教育界产生影响。这是一个试验,而且我希望我们一直抱着这样一种试验的精神,而不是很快成为一种凝固的系统。现在我们虽然只了解到一点皮毛,但我们坚信可以学到更多。即使不知道该如何去做,至少我们可以学到不该如何去做。因此这个新的计划意味着,芝加哥大学——不管是一个里程碑,还是一个可怕的教训——都会对美国的高等教育作出一些应有的贡献。

 相关链接  
·人文学和高等教育——杜维明教授访谈录 2013-03-12
·通识教育:美国与中国 2013-03-12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