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学科建设
 · 最新动态
 · 学术委员会
 · 学科规划
 · 学位点建设
 · 学科建设资助
 · 学科整合
 · 文化学
 · 中国史
 · 世界史
 · 中国语言文学
 · 外国语言文学
学科建设.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学科建设>>学科整合
论通识教育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3-12
 
雷文

作者单位:美国耶鲁大学校长

发表刊物:在新生大会上的讲话 2004-08-28

 

我们一起翻开生活的新篇章。你们带着欣喜和忐忑来到这个新家,而我也怀有同样的心情,因为这是我第一年任校长。我们面临着崭新的开始和无穷的机会,将为我们自己,也将为社区作出成绩。

在这个新起点上,应当想一想你们即将开始的是什么样的经历。教授们会告诉你们说,你们即将获得的通识教育乃是无价之宝。而父母们肯定会说,你们的学费非常昂贵。那么,让我们来看看,你和父母们花了那么多钱,换来的将是什么。

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职业教育有着根本的区别。通识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你们掌握的特定技能,也不是为你们谋求某种职业做准备。通识教育的教导内容更具有普遍性,看上去似乎不那么有用

一些评论家根据课程内容来解释什么是通识教育,它包括文学、哲学、历史和美术著作,以及科学的核心原则和方法。另一些人则追随红衣主教纽曼的观点,他认为,如果教育的目的在于教育本身,不为现实结果所左右,并且唯一的宗旨是自由地运用人的头脑,那么,这种教育就是通识教育。从这个角度看,通识教育培养的是才智,发展的是思考和理解的能力。第一种看法强调了通识教育的内容,第二种则注重通识教育所寻求的精神素质的发展。

这两个观点其实并不互相冲突。耶鲁学院教师们在报告中写道:人们对所谓通识教育的理解是,它是精心设置的一系列课程,文理兼顾,在加强和提高学生心智才能的同时,也让他们熟知人类探询的知识中重大课题的主导原则。这段话摘自1827年向杰里迈亚?戴校长和耶鲁学院校董提交的一份报告,第二年戴校长本人关于耶鲁学院教学计划的报告与之一同发表。请注意教师们强调了两个不同的目的,一是精神素质的发展,二是某些具体知识的掌握,关于通识教育的内容,这篇后来被称为耶鲁1828年报告的文章继续写道:我们相信,某些共通的知识学科,理应为受过最佳教育的人们所掌握。不过,他们也承认,适合通识教育的知识主题并非是一成不变的。作者说:那些一时不为人所重视的知识,在通识教学的课程中也几乎没有一点地位,可是,随着情势变化,人们又认识到这些知识的重要性,并给予相应的关注。知识在变,教育亦应该随之而变。

耶鲁报告的作者都是美国通识教育课程发展的观察家和预言家,他们的这份报告所言相当准确。例如,我们不再将修辞学和神学视为不可或缺的科目了。而且,与18世纪时的耶鲁前辈相反,我们认为活的语言文学才是通识教育的中心一环。不过,耶鲁学院教师虽然赞同通识教育内容需要改变,其报告却拒绝课程创新,坚持了必修希腊语和拉丁语的要求,这一点颇有讽刺意味。它揭示了一个微妙的现实:虽然课程总在变化,在教师中却难以找到变革课程的提倡者。

这个例子使我们明白了一个更加普遍的道理:人们往往会轻易地认同某种价值观,但对于如何将其应用于自身生活却甚少探究。过一会儿我就要谈到,通识教育能引导我们探究和确立价值观。可这还是不够的。为了完全理解价值观的意义,我们还必须通过自己的生活对它进行检验。

在确定什么是通识教育的时候,耶鲁报告对课程内容和精神素质的发展作了同样的强调。虽然通识教育的课程内容改变了,鼓励发展能力的宗旨却没有变。我相信通识教育的真谛就是发扬批判性独立思考的自由,成分发挥人的聪明才智,摆脱偏见、迷信和教条注意的束缚。

旨在培养这些素质的课程内容是相当重要的。科学和数学是任何教育计划都必有的基本课程,因为他们给予学生探询的方法,对于人类心智发展和独立思考能力不可或缺。例如,我们从纯数学和理论物理中学会如何在明确定义的前提下演绎推理;从实验科学中学会归纳法,知晓如何从证据中得出正确的结论。西方哲学的伟大著作同样也向我们提供了人的头脑是如何通过严密的推理思考来摆脱偏见的例子,从而告诉我们如何获取知识、如何行动。
   
你们所读的书籍也大有关系。不过,我建议我们少着眼于作者的人种、种族和性别,而多关注他们是如何严肃对待做人的意义这一课题的。任何文化传统中真正深刻的著作,都能帮助我们培养、运用思考和批判性判断的能力。说实在的,如果在考虑如何设置通识教育的课程时,人们更充分地运用了这些能力,那些争辩就会受到理性主张的引导,而不为热情所左右。

无论课程的内容是什么,无论它如何发展,我想说,通识教育的旨趣不在于教人思考什么,而是如何思考。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看看1787年托马斯?杰弗逊对他的侄子彼得?卡尔是怎么说的:把辩稳稳地供在她的宝座上,把每个事实和观点都摆在她的面前让她评判……把一切偏见放置于两边,不要因他人的态度而相信或否定一件事。你自己的思辩能力是上天给你的唯一神谕。而你所要负责的,是你的决定是否合乎道理,
而非在一般意义上是否正确。现在,我们对思辩和独立批判性思考的提倡还是一如既往。大学依然笃信启蒙运动时的价值观。

我已经说过,通识教育的目的是发展独立思考能力,而不是获取特定的或有用的知识。就此而言,我发现自己和红衣主教纽曼的观点一致,他反对那种高等教育应符合简单的实用主义的论点。不过,纽曼的结论却有些自相矛盾,尽管他说通识教育才能培养真正为社会作贡献的公民。这个说法却是处于实用主义的。纽曼写道:心智的训练最利于个人自身,亦令其为社会更好地尽职……如果……大学教育非要有个现实目标不可的话,那么目标就是培养社会的优秀成员。纽曼还说:只有教育,才能使一个人对自己的观点和判断有清醒和自觉的认识,只有教育,才能令他阐明观点时有道理,表达时有说服力,鼓动时有力量。教育令他看到世界的本来面目,切中要害,解开思绪的乱麻,识破似是而非的诡辩,撇开无关的细节。教育能让他令人信服地胜任任何职位,驾轻就熟地精通任何学科。

通识教育最能培养为社会服务的能力,这一主题和耶鲁大学的历史目标非常一致。1701年,康涅狄格州全民议会通过了《自由设立大学的方案》,该法令把大学定义为年轻人可以接受文理科教育的地方,带者万能上帝的赐福,他们将适于担当教会和公民国家的公职。近三个世纪以来,耶鲁为国家为世界输送了众多领袖人物,出色地完成了它创建时确立的使命。

近年来,比你们早几届的耶鲁学的活动体现出一种不同的服务主题,变得更直接、更贴近公众。去年,2200多名耶鲁本科生参加了纽黑文和周围地区的学校、救济厨房、卫生保健设施、咨询中心和教堂的社区服务。我鼓励你们与他们一起投身于这些活动。我期待到1997年春天,当我们欢聚一堂庆祝你们完成学业时,我会继续鼓励你们在追求所选择的职业时,仍然把服务社会当作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鼓励学生为公众或社区服务,只是通识教育对我们国家和更广阔世界的福祉所作的贡献之一。通识教育也是捍卫个人自由和民主的一股强大力量。请让我把这个观点再发挥一下。我以为这里有两点很重要。首先,因为通识教育培养理性思考和批判性判断的能力,所以当公民受到的是通识教育时,民主程序才更有效。这就是杰弗逊支持公共教育的理由。托克维尔也充分理解这一点。他说:在美国,人民对民主共和国的支持很大程度上要归功劳于对人民的教导。他不无敬佩地描述了美国人清楚准确地考虑公共事务的能力,还特别指出了康涅狄格州和马萨诸塞州居民在公民智慧上的高水平。

其次,受过通识教育的公民能屏除偏见和杜绝不容异说的弊病,使之不能损害我国对探询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承诺。那些受了教育,能够把思辩稳稳地供在她的宝座上,把每个事实和观点都摆在她面前让她评判的人最不会被偏见左右,最不会向不容异说的做法屈服。正因如此,在历史上大学一直是捍卫探询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堡垒。不容异说的力量不是轻易就能战胜的。四十年前,格里斯伍德校长指出了麦卡锡主义的危险。今天,对探询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威胁不仅来自校外也来自校内。鼓吹政治上正确的教条主义者用重写历史的愿望来取代批判性的自我检省。他们和许多对手都不能容忍开明的辩论。我们面临的重要问题需要通过充分和自由的讨论,以及对不同观点的容忍和尊重来解决。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全部智慧和才干来对待这场争论,作出批判性的区分和合理的判断。这也恰恰是通识教育所要培养的素质。

通识教育将培养你们成为终生有思想的公民,具有批判性地审视所有集团和利益的主张,不要姑息那些企图用偏执的情感来代替理性的人。你们拥有了自由独立的头脑,就有责任为所有人捍卫自由和独立。

你们来到了一个具有悠久的学术传统的学府,此间充满了以求知为乐事的气氛。但是,通识教育不是学校简简单单能给你们的,你们一定要主动地追求。这里遍布着宝藏,你们要抓住一切机会发掘、利用。整个世界展现在你们面前,何处是你们选择停留的地方。

四年后,我们这些初步入耶鲁者将再次相会,在另一庆祝仪式上评价我们的成绩。我们有共同的起点,就让我们用开放的头脑和坚定的信心,献身于对光明和真理的追求吧。 

 相关链接  
·通识教育:美国与中国 2013-03-12
·外语类院校中的通识教育:现状与问题 ——以北京外国语大学为例 2013-03-12
·《哈佛通识教育红皮书》 2013-03-12
·耶鲁之为耶鲁•通识教育的作用 2013-03-12
·大学通识教育的纲与目 2013-03-12
·大学的人文精神与通识教育 2013-03-12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