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文史部
首页 学部概况 机构人员 综合管理 主体教学 研究生教学 科研工作 学科建设 行政党务 文化生活
  学科建设
 · 最新动态
 · 学术委员会
 · 学科规划
 · 学位点建设
 · 学科建设资助
 · 学科整合
 · 文化学
 · 中国史
 · 世界史
 · 中国语言文学
 · 外国语言文学
学科建设.jpg
 
 首页>>文史部外网>>学科建设>>学科整合
人文学与知识社会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3-12
 
J. Becker

作者单位:美国巴德学院国际研究系

 

[内容提要]本文界定了现代博雅教育和实现它的一些程序、规则和安排,解释了为什么博雅教育不能简单地归结为它所奉行的目标。通过解构并重构博雅教育,我们可以改进对教育体制的思路,弄清存在的不足和潜在的变革机遇。

AbstractThis paper defines modern broad-based education and its procedures, norms, and arrangements. It explains why broad-based education cannot be simply reduced to its target. Through reflecting on broad-based education, we may gain insight into the structure of our education system, its defects and its potentials for transformation.

 

博雅教育这种教育模式在美国的影响最大而且对高等教育机构留下的烙印最深。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无论是在东欧或是亚洲,在西欧或是非洲,越来越多的教育家们正希望引进改变高等教育的这种博雅模式。[1]一方面,许多改革者发现博雅教育跟他们更广泛的政治和社会目标是一致的。博雅教育被看作是民主化进程的一部分,是促进公民积极参与事务的一种方法。另一方面,教育家们转向博雅教育,因为他们意识到了老式教学法的局限性,特别是鉴于来自新技术的竞争;还因为他们认识到当今的思维模式和当今的市场对学生提出的要求需要他们突破僵化的学科结构的限制。

改造博雅教育使之适应新的教育环境已经证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改革者常常是急切胜过见识。来自国外辅佐他们的专家们对本国的国情不熟悉,注重远大的目标胜过机构建设。我在东欧出席过许多会议和讨论会,那里的教育改革者们听着美国人全面概括博雅教育、听着针对东欧现实开出的良方时,我看到他们个个眼神呆滞。如果我们所做的就是提供高高在上的形象,那么我们教育人员都失败了,我们增加了误解的可能性,最终会走向死胡同。作为有评判力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我们有责任突破那些概括性的看法,筛选出博雅教育的精髓。

  我本篇论文目的非常实际,就是要为现代的博雅教育下个定义,以期对有志发展博雅教育者有所裨益。我希望用一种非常务实的方式阐述清楚博雅教育在高等院校、尤其是在课堂里是如何进行的。

  这一任务不仅仅是一种智力练习。在过去的六年中,我和巴德学院的同事跟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共同创建了斯莫尔尼(Smolny)学院,这是俄罗斯的第一所正式认可的博雅学校。我们还不同程度地在俄罗斯参与了其它一些项目。斯莫尔尼学院被俄罗斯教育部的正式认可,为博雅教育在俄罗斯、德国、罗马尼亚、南非和中国的传播开了先河。尽管这里讲述的许多内容对熟悉博雅教育传统的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涉及到的每个问题在某个时刻都会浮出水面,成为现实世界中的麻烦。在此讲清楚博雅教育的运作机理,消除人们心中对它的误解,能够使未来的改革者更加清楚他们想开创的项目的性质,提防可能面对的陷阱。博雅教育并不是一种容易理解的体系,要适应它有一定的挑战性。就像出海一样,在离港前他们应知道船驶往哪里。

  应该强调的是,这一过程不是单向的。在检验不同的传统和使一个熟悉的机构适应一个外国环境的过程中,存在很大程度的学习上的互惠性。通过解构并重构博雅教育,我们可以改进我们对自己的教育体制的思路,弄清存在的不足和潜在的变革机遇。我着重强调的也是人们常常忽视的一点,我把它称作管理、课程和教学法之间的核心,这是使博雅教育成为可能的基础。

  本论文较多依靠菲利普·施密特和特里·林恩·卡尔的作品。他们的文章民主的界定探讨了更老更深奥的观念。[2]我根据他们的著作试图界定作为一种独特的教育体制,博雅教育有哪些主要特征和概念,界定创建博雅教育成功运作必须的环境和程序、规则和安排,突出常见的有关博雅教育的错误看法和结论。

一、博雅教育的定义

  为了讲清楚什么是博雅教育,我们应先下一个定义。下面的定义着重博雅式学习的目标和实现的方法。对于前者大家的意见已达成一致,而后者还没有太多详细的讨论。

  现代博雅教育是为培养学生的学习欲望、训练批评性思维、有效交际以及公民义务的能力而建立的高等教育体制。它的特色是有一套灵活的课程,允许学生选择,要求学习不仅要有深度还要有广度;它交互性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法要求学生在课堂内外直接使用批评性的读本。

  关于该定义首先要讲三点。针对文科1iberal)学习或教育,我在此有意使用术语博雅liberal arts)教育。尽管这两个概念有相似的目标而且常常互换使用,但是在我看来,博雅教育包含的内容更全面一些。譬如,一名教师使用交互式教学法能反映博雅教学法,但是在她的学校她是孤立的,而且受到传统课程的限制。同样,课程设置可以有像自由选课等博雅教育的成份,但是课程结构却决定了这些成份是有限的,次要的。毫无疑问,与文科教育相关的许多概念是博雅教育的构成内容,它们常常是必不可少的,但却很少能达到博雅教育的标准。正鉴于此,我才使用体系一词,它指的是一种模式的整体。这种体系决定教育的过程,其中包括课程和教学法。[3]这一整体要正常运行,就必须制度化,换言之,就是至少要让大多数包括教师、学生、管理者、领导机构和授权者在内的相关参与者了解、行使和接受它[4]也就是说,博雅教育的大多数参与者必须了解并且顺应这一体系的期望和要求。最后,我特意用现代一词来修饰博雅,目的是为了突出我对博雅在现在的实施情况的强调。博雅教育有很久的历史,而且一些学校对它们传统的方式感到自豪。例如,圣?约翰学院在学生的四年学习过程中实行与众不同的大课程表,这使人想起博雅教育在欧洲和美国的起源。该校在马里兰州的安纳波利斯和新墨西哥州的圣达菲建有分校。这种做法有很大的价值,但在此应强调说明,这种做法既不是现代的也不是标准的,因此不在我本文所下的定义之内。[5]

  我们的定义第一部分谈到了目标。博雅教育的中心原则是它更加关注个人的发展而不是为一个具体的职业做准备。追溯到希腊时期,它所关注的是塑造能参与到民主社会中的市民。在现代,情况远不止如此,它要为学生们在一个动态的社会环境中工作做好准备。博雅教育认为对学习的爱好、批判式思维的能力和有效交际的能力在学生的一生中要比某一学科的知识深度更有价值。这些素质对帮助他们适应变化的社会和经济状况,以及他们离开学术的殿堂后继续成长、学习和适应变化的情况尤为重要。

  定义的第二部分的重点是课程和教学法。这一点也至关重要,如果从目前博雅教育在世界各地区的发展情况来看,或许更为关键。当然,谈论这些宏大的目标是一回事,搞清楚为这些目标所能提供的真实环境是另一回事。

  就课程而言,博雅教育体系的第一个重要特征是学生的选择。学生的选择有两种形式:灵活的课程可以让学生有充分的选课自由;学生有可能选择学习领域(即常说的专业)。学生在专业形成过程中起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对教育过程的民主化至关重要。它证明高等教育没有唯一的一条途径或万能的计划。也许更加重要的是,让这些刚成年的人做重要的教育抉择对其以后的人生抉择更为重要。此外,入学后学生可以灵活地选择专业领域体现了博雅教育相信人们有能力成长和变革,体现了它对继续学习的重视,对批判性思维的重要性的强调。这恰恰与知识的简单积累相对立。博雅教育的方式与东西欧大陆式的教育体系截然不同。东西欧大陆式体系经过调整在整个世界得以应用,它的学生进了像小型大学一样的系或学院后,选学法律、历史或工程,四、五年都不离开。这种古典的欧洲体制预想学生们在大学入学后对自己的教育重点有把握,但是它限制了他们的学习广度。

  博雅教育强调学生选择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随心所欲(这成为斯莫尔尼学院一些对博雅教育过于从字面理解的学生们失望的原因)。正如定义所示,现代博雅教育课程的设计是为了提高学习的广度和深度。学生们被要求选一定数目的必修课(经常被称为普通教育课目核心课程),确保他们能接触经典著作,以及重要的探求知识的方法。[6]另外,他们还要选修不同学科的课程,这通常被称作分类课程,但不限制选修的课目。[7]

  这些课程在大多数大学是人们持续争论的话题(比如,巴德学院正展开定期的课程论证)。有三个要点应在此提出来。首先,为了满足博雅教育,就必须有一个框架结构让学生所学课程达到一定的广度。如果课程的广度是可有可无的,那么博雅教育体制的目标就大打折扣。第二,现代博雅教育应超越文科和人文科学,延伸到数学和其它自然科学领域。尽管博雅教育主要是与人文科学有关,但是应该认识到,学生如果要参预社会的重大决定的话,他们必须能计算,能明白重要的现代科学概念。再者,追溯到现代博雅教育的根源,像数学和天文学都被认为是文科教育的重要成份。最后一点,这些课程的数目不能太大,否则会妨碍学生去选择别的科目。这一点的重要性上文已经提到。

  就深度而言,现代课程要求学生选修或(跟教师)商定一个重点领域或专业。它要求的课程必须一目了然。专业要求学生选一定数量的课程,可以规定一定的必修课,要求或推荐一系列的选修课,还可以推荐相关领域的课程。总的目标是确保学生至少精通一个学术领域(有时他们学习不只一个领域)。还应强调一下,专业不应只囿于传统学科。博雅式的大学尤应多发展那些补充或在某些情况下代替古老学科的跨学科专业,当然以不破坏学术的统一性为前提。
有重要的一点需指出:深度和广度之间总是有冲突。尤其是在欧洲大陆式体制占统治地位的大学里,有一种倾向是对专业或方向规划过头。它们对专业过于苛求,在课程方面仿效以前的结构。这种做法的风险是破坏了博雅教育的广度因素。理想的学生选择,不要囿于上面勾划出的广度要求,而是应该在学生的全部教育过程中在合理的范围里实现。

  现代博雅教育定义的另一要点是教学法。[8]瓦尔塔?格雷戈里亚曾说:博雅教育的核心是教学的实施。[9]教师要提高学生分析问题的能力,就要让他们了解不同的观点,熟悉探索问题的各种理论方法,要求他们用批判的眼光读书。然而,不同的不仅仅是教学的内容,还有对整个教育过程的处理。互动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法不是单向的从教授向学生的知识的传送带。具体而言,讲授不仅仅是由教师向学生宣读讲义,这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是如此。相反,教室内的学习是一个互动的过程,要鼓励学生质疑种种假设和结论,互相学习,使学习的经历民主化。要参与到这种民主化的课堂中,在课外必须进行大量的学习。学生应该阅读与课堂上要讨论的问题有关的第一手和或第二手材料。做到这一点,他们上课就有能力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见,甚至得出跟老师不同的结论。老师只不过是指导、澄清问题、表达自己的观点、评价他们的表现。但是,老师也可能受到学生的挑战。

  当然,根据老师和科目,教学法也会各不相同。博雅教育体制为不同风格的教学提供了空间。在博雅式的大学里并不是所有教学都依靠苏格拉底的方法。再者,互动的程度也根据主题不同而改变:物理课与历史课的挑战不同结构也不同。然而,抛开老师和课程的因素,博雅教育有一些主要特征:学习是互动的;鼓励学生提问挑战假设;老师不再对知识垄断;大量学习在课外。

二、博雅教育的程序、规则和安排

  在分析了博雅教育作为一种教育体制的主要特征和概念后,我们应该把注意力转向真实的世界以及那些使该体系存在的因素。我们先看一下管理、课程和教学法之间关系的一些结构问题,然后再看一下有关教学和教学法的更具体的问题。前者尤其重要,这是因为它常常是事后产生的想法:教育工作者常常关注博雅教育的目标,他们对博雅教育的主要机制却漠不关心。
首先是结构问题。第一个重要的结构领域是管理框架:必须有教学日历、学分制度、课程表,促进博雅教育体制的广度和深度。这可能听起来又是老一套,但是这些结构频繁地扭曲教育过程,不能不让人感到吃惊。我亲眼目睹的一个极端的例子发生在我1990年代工作过的布达佩斯的中欧大学。[10]这是一所新型的进步的偏文的大学(不是博雅式)。在共产主义瓦解后,它迅速成立,复制了欧洲大陆的各系自主的传统,各系有效运转,仿佛独立的机构。各系自下而上设立自己的专业,结果是一所较小的大学(500名学生)有八个系,六个教学日历,五种学分制度和三种学时界定。这无异于在系与系之间设置了壁垒,妨碍了学生跨系选课(譬如,政治学的学生第二学期是10周,而历史系却是16周),也妨碍了跨学科专业的发展,而这是大学使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是在我目前的巴德学院,虽然校历和学分制度一致,但是理科专业和美术的课程表冲突,结果在学科之间产生了无法克服的矛盾。[11]

  对博雅教育体制产生重要影响的另一个重要结构问题是,决定学生呆在教室的时间和他们一次可选课程的数目。博雅教育需要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法,课堂民主化,它要求学生自己读书为上课做准备。它还要求他们上交书面作业。这就意味着他们不能像在前苏联的许多共和国那样,每天呆在教室六七个小时,甚至每次选十、十二、甚至十四门课。这种结构常常是根据国家需要采用的,学生们没有多少时间独立阅读和写作,这就形成了知识上对老师的依赖。现实中,如果一所大学的教学法与博雅教育一致的话,依我之见,大多数学生一次要选四到五门课都很难,至多六门。(有些课程学分少于标准学分数的可能有所不同。)

  最后一个结构问题,与教学问题非常接近,与课堂有关。简而言之,课堂必须小型化,这样互动式教学才有可能实现。人数没有一个理想中的数目,主要取决老师和课程。然而,显而易见,学生济济一堂的大型教学大厅不适合博雅教育。在大多数情况下,博雅教学的大多数课堂都应该能允许大量的讨论,具备密切研讨的环境和气氛。换言之,我们指的是二、三十个学生。[12]

  这种方法的不利之处是它成本高。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一些大院校,包括大的州立大学,已经制定了成本效率高的策略来满足博雅教育的需要。在这些院校里,设置了一些大课,所有学生去参加主讲老师讲授的讲座,再把他们分成小班定期讨论所讲授的内容和布置的阅读材料。这种大课也许有些互动的成份,但是这种互动性基本上被教室学生多等因素限制了。由此可见,它并非理想的解决办法。[13]综上所述,如果结构更加有效些,如果下面要讨论的因素得到解决,那么这种方法能满足现代博雅教育体制的最低要求。的确,鉴于许多对博雅教育感兴趣的国家的财政状况,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其次是教学与教学法。谈到教学与教学法,我们得先从教师与学生在课堂见面以前所做的准备着手,然后再进一步考察教学与教学法的程序、规则和安排。正如上文所建议,围绕课堂上讨论的主题,事先布置学生阅读材料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学生没有事先准备材料,那么互动教学和课堂的民主化就从根本上受到限制。如果没有这样的材料,那么大量的讨论就非常困难,学生只能就有关事实提问题,无法挑战老师的解释或者互相有效地学习。

  有鉴于此,给学生一个标明每堂课阅读材料的大纲是必不可少的。[14]但是,像在许多国家那样只列一个推荐书目的长单子是不够的。这主要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无法保证学生清楚某一堂课的阅读书目,更谈不上他们会读过。(二)如果学生没有了共同的参照点,那么互动过程便无法启动。[15]

  因此合理的结论是,学生能立即拿到指定的阅读材料。无论指定阅读材料是可以买到,还是可以从图书馆借到,或者从互联网上可以读到,必须提供一种条件让学生读到指定的材料。这似乎听起来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我就见过这样一种情况:给全班指定的一本书,结果全市却只有一本。有些时候,指定的书一本也弄不到。一个指定材料找不到的花哨的大纲几近毫无价值。这似乎触及到了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要成功实施博雅教育,需要大量投资图书馆和现代通讯技术。

  教学和教学法的另一个重要领域是学生成绩的评价。有许多有关有效评价的理论,但是博雅教育体制还存在一些重要问题,尤其是在民主化教学所必须的如何提高透明度和责任心方面。首先,必须清楚老师对学生成绩的评价。课程大纲应该列出学生应当完成的作业和任务以及他们的这些作业的表现对最终成绩评定的关系。第二,当代博雅教育注重评价的连续性。最终打的分数是许多次作业成绩的累积,主要包括期中考试、期末考试、报告、论文、口述报告、实验、艺术方案以及出勤等等。

  接下来还有几个要点。现代博雅教育拒绝全部或几乎全部依靠期末考试为学生打成绩的做法。它尤其不能接受一对一的口试打分的做法,这种方法在欧洲和前苏联通常使用。为什么不能接受呢?因为评价方案的目的不仅是评价学生,而且还帮助他们学习和提高。一次占分比重大的期末考试不能得到有效的反馈。口试形式的期末考试尤其有问题,因为这既不透明也不可靠。它强化了教师的威力,而且经验表明,有些成绩不太恰当地建立在课堂外的事情的基础之上。有些事情显而易见不符合博雅教育的民主化原则。这难道是说博雅教育拒绝期末考试吗?答案是否定的。期末考试可以是最终分数的一部分。有些课目比其它课目更适合期末考试。关键是在博雅体制之内不能让期末考试习惯性地支配评价过程。应该努力减少期末考试占总评的主要部分或全部的状况。

  对评价和连续评价的讨论又带出另外两个问题。一个是侧重布置给学生的作业的类型:博雅教育体制下要求学生写报告和论文,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博雅教育的基本目标之一是培养学生有效的交际能力的话,那么他们就必须培养写作能力。口头表达毫无疑问相当重要,我在俄罗斯的经历得出的一个发现就是美国大学应该在这方面有所加强。然而,要培养分析和辩论的能力以及通过写作过程来展开和提炼思想的话,书面交际是没有什么可以替代的。应该补充的一点是,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培养学生能够进行有效地研究也是至关重要的。对公民技能的要求也已经变化了:不仅应学会寻找信息,还要学会从大量信息中批判性地筛选。

  在学生成绩打分方面要考虑的最后一个因素是教师对学生的反馈。博雅教育非常重视实质性的及时的反馈。教师的反馈是学习的一种方法,尤其在研究和写作技能的开发方面。我注意到有时教师尽管布置了论文但并不对其进行认真的评价。有时学生只能看到教师极少的评语,有时只有成绩。这反应了博雅教育面临的一大挑战:教师要花大量时间,付出很大的代价。
还有几个其它程序、规则和安排需要提一下,它们对博雅教育体制非常重要:

  (一)录取制度必须透明、自由、公平。如果开始就贪污腐败、任人唯亲,那么民主化的教育也不可能实现。

  (二)学生需要有效的指导。博雅体制推崇学生选择,但留有一定的必修课,教育过程中给他们指导是至关重要的。

  (三)指导者应该能看到学生的成绩单。在斯莫尔尼学院的经验表明,成绩单能改变这一指导过程。

  (四)应该有一个成熟的能跨越国界的学分制。鉴于公民的概念已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加之学生流动日益加强,推行现代博雅教育的大学应保证自己的产品能跨越国界。一个具有连续性的透明的学分制是这种交流的基础。

三、非博雅教育的内容

  到目前为止,本文界定了现代博雅教育和实现它的一些程序、规则和安排。本文还试图解释为什么博雅教育不能简单归结为它所奉行的目标。然而,为明确起见,有必要花些时间强调那些非博雅教育的内容。常常让人觉得,博雅教育是个空容器,可以把许多的思想和假设倒进去。消除一些误解有助于避免一些死胡同,有一些上面已经提及过。

  首先,现代博雅教育并非只发生在提供学生宿舍的博雅学院。众所周知,博雅教育与传统博雅教育学院有联系,如阿默斯特、斯瓦斯莫尔和鲍德阴。由于历史和财政的原因(尽管也曾努力为贫困学生提供帮助,使生源多样化),这些学院常常被认为是贵族学校。的确,它们只给一小部分人提供受大学教育的机会。[16]然而,博雅教育的成功之处在于它早已超越了这些学院。换言之,博雅教育不仅仅是针对提供学生宿舍的学院的。通过特有的专业和结构组成大学内部的学院,甚至多至几万人的大学也提供博雅教育。[17]这种方法在进行教育改革的国家尤其有用,因为它允许把现代博雅教育嫁接到已有的大学中去,让这些大学更好地利用大学资源、尤其是师资、教室和图书馆。教师可以专门从事博雅教学或者身兼两职,一面从事博雅教学,一面又可以立于更传统的学院或系。值得注意的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在俄罗斯的经验发现,那些身兼两职的教师吸收了博雅教学要求的教学方法,并尽可能地应用到了其它教育场合。同样,博雅教育大学甚至可以把一些博雅的观念传输给其它的传统大学。

  第二,博雅教育体制不同于欧洲博罗尼亚四年制本科专业。后者完全可以不用博雅教育体制的课程和教学特点就获得一个四年制的本科学位。博雅是一种教育的方法,四年的时间并不能界定它。

  第三,博雅不需要取代占主要地位的教育体制。它可以与更多教育体制共存或互动。那些在博雅和传统教学环境中工作的俄罗斯教师发现,不管他们的环境如何,他们的教学因博雅教育的经历而改变。同样,这应被看作是互补,而非竞争。

  第四,现代博雅教育不只重视艺术及人文。如果博雅教育要实现它塑造有素质有责任的公民的功能的话,它必须包括含盖定量社会科学的社会科学,传统或跨学科的生命自然科学。简而言之,它不只以那些伟大著作为重心。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博雅教育是否包括职业培训,如新闻、营销和计算机培训等。一些博雅教学机构严格地把职业前培训排除在外,不作为获得学位的内容。对此,我没有特别的想法,但我选择灵活的做法。在我看来,学前培训可以作为博雅教育的内容,但是它不能冲淡为实现博雅教育的核心目标而开设的科目,尤其是培养学生的学习、批评性思考和有效交际的愿望和能力方面。

  第五,博雅教育不意味着在学生选课和课程大纲方面任何东西都是允许的。其教育过程受被称为有限不确定性的成份的支配。[18]学生选课范围广,可以形成一个学习专业。然而,他们还是经常被要求在一定的学科内选课程,重点学习一个或几个相关联或跨学科的领域。换句话说,如果他们想取得好成绩,他们必须按教师的要求上交作业(当然,博雅教育大学的学生也是要接受评价的)。

  第六,博雅教育大学并不仅仅指政治上开明的观点。的确,如果它们想培养批评性思想家和活跃的公民,那么它们应该保证让学生接触到许许多多看事情的角度,其中包括那些政治上保守的处事方法。除了包括政治在内的指定读物之外,博雅教育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了足够的空问。

  第七,博雅教育的毕业生不是终生找不到工作。事实上,包括商业和金融在内的许多雇主都希望雇用博雅教育毕业生,而且他们许多本身就是博雅毕业生。[19]的确,博雅教育帮助毕业生为灵活多变的新经济状况做好了准备,不再是单一公司或单一行业的终生就业。[20]博雅教育注重个人发展并培养学生批判性思考、解决问题和有效交际的能力,因而学生具备了随机应变的能力。这一点对保证博雅教育是至关重要的。这些毕业生一开始也许不像其他人一样为就业市场做好了准备,但是从长久来看,他们的能力对其岗位的贡献可能是一样甚至更大。
第八,博雅教育注重教学法,但不排除教师积极参与科研活动。的确,尽管对教师教学要求很高,但是也应鼓励他们从事科研。从事科研的教师更容易把教学工作做好,因为他们知识更全更广,更熟悉他们领域内的新理论发展情况。

  最后一点,博雅教育不是一个静态的教育体制。它之所以盛行了很久,其中原因之一是它有能力改变它的程序、规则和安排来适应变化的情况。随着技术的发展,教学方法也会随之改变。随着博雅教育走向全世界,它将会包容民族传统并适应新的环境。博雅教育有许多基本要求,但是作为一种体制,它不是受时间制约而僵化不变的。

四、结束语

  在很大程度上,本文是针对全球对博雅教育日益增加的兴趣而写的。然而,由于一些可能的改革者和支持者考虑实施博雅计划,所以我想指出下列一些他们应知道的挑战:

  博雅教育是资源密集型的。博雅教育体制比其它的教育制度需要更多的教师和大量的教室。它还需要图书馆和/或通讯技术来存放大量的指定读物和足够的管理资源确保这一复杂的结构保持有条不紊。考虑到对国家预算要求的日渐增加,要把博雅教育推向世界,未来的改革者应该富有创新精神,想方设法来调整这一体制。

  博雅的课程安排可以跟国家的标准相抵触。在有许多课程大纲要求的国家(指课程的数量和课目等),需要国家做出折衷或者是有新的大纲解决办法。俄罗斯的斯莫尔尼学院非常幸运的是,教育部对这种教育已经做出了反应,实际上在剧变后的东欧实施了最重要的一项教育改革,主要是针对博雅教育的要求。并不是所有的部门都会做出如此反应。

  对习惯于说教式教学的教师来说,博雅教育的教学法是个极大的挑战。有些教师习惯于照本宣科,几十年如一日,那么课堂中的民主气氛,尤其是学生对他们的解释的挑战将会让他们感到困难重重。此外,如前所述,博雅教学需要投入的时间也是个麻烦,教师需要准备课程大纲,保证阅读读物到位,批改大量的书面作业,给学生提供反馈。有些地方,经济状况差,教师干两份或三份工作,他们就不可能花那么多的时间去按博雅教学的要求去做。

  上文已提到,最近介入博雅教学的很多教师已经发现它的方法能解放思想,极其有益。他们高兴地放弃了旧讲义和对课堂的全权控制,代之以新的学习环境、激发式的交流和挑战性的讨论。不同的课程也可以让他们在课堂上探讨新问题,通过利用不同的学科制定课程。

  需要认真考虑博雅教育的本科学位应该如何适应更加精深的研究生专业的问题。博雅教育提供的深度应该使学生有能力胜任研究生专业的学习,但是需要跟研究生项目的教师和管理员进行讨论,他们更习惯于看课程的总数,而不是学习质量。在一些方面,人们需要做些调整才能平稳地过渡。然而,这不意味着博雅教育的毕业生不能应对这一挑战。美国在理工方面的经历最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人们过去常常认为博雅的毕业生竞争力不强,在研究生学院不大可能成功。正如托马斯·切赫所言:博雅教育作为一个群体,它的毕业生最终成为理学博士的比例是其它一般院校的两倍,在这方面它的顶尖大学可以和国家最好的研究型大学的效率一争高低。[21]的确,博雅学院在培养出的能够完成理学博士学位的本科生的前六所大学中占三所,在完成工程学博士学位的本科生的前二十五所中占十一所。[22]

  博雅教育不是魔术般能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的万能武器。不过,只要有了合理的结构,它就能培养学生一种能力去一生为社会服务、学习和就业。在那些高等教育以职业培训、高度专业化和说教教育为主导的国家,它提供另外一种选择,会引起教师和学生的共鸣。尽管要采用这一体制不容易,但对此的投资将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本文为作者根据20036月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开放社会学院的UEP同学会上做的同名报告修改。中山大学副校长梁庆寅教授在2004年秋季访问美国耶鲁大学时向作者征得此稿。

注释与参考文献:

[1]Susan Gillespie‘Opening MindsThe International Liberal Education MovementWorld Policy JournalWinter 2001 2002pp79—89
  [2]Philippe CSchmitter and Terry Lynn Karl‘What Democracy is...and is Not’ Journal of DemocracyVol 2no.3summer 1991pp75—88
  [3]Schmitter and Karl‘What Democracy is...’p.76
  [4]Schmitter and Karl‘What Democracy is...’p.76
  [5]关于圣约翰学院的更多内容见http//www.sjca.edu
  [6]在其它情况下,大学通过课程的形式提供有限的选择,要求他们在不同的学科中选课,但不指出到哪个班上课。
  [7]在我们学院,目前要求学生在七个领域选课:哲学、美学和阐释学;文学和语言学;社会学和历史学;外语与文化;自然科学、经验社会科学和数学;执业学科;实验科学或计算课程。
  [8]有关教学及教学法,参见Carol Geary SchneiderRobert Shornberg文章 “Contemporary Understanding of Liberal Education’Association of America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2001
  [9]Eugene MLang引用Vartan Gregorian‘Distinctively AmericanThe Liberal Arts Colleges.’DaedalusWinter 1999p.135
  [10]当时,中欧大学(CEU)由乔治·索洛斯(George Soros) 创建,校园在布达佩斯、布拉格和华沙。
  [11]在巴德学院,我们发现有不主张甚至阻止学生选理科课程的现象,因为主要理科课程排在周一周四(周四做长时间实验),而社会科学大部分课程排在周一周三或周二周四。
  [12]不把课桌朝教师方向摆,而是排成圆形或矩形,尽管不是至关重要的,但也是有益的。这样会打破障碍,鼓励学生参与并增强学习的民主化。
  [13]在美国的另一个问题是,较小的讨论课倾向于由上课经验少而且对课程了解也少的研究生来上。
  [14]这种大纲也可以包括其它东西:阐明本课程要讨论的主要内容、概括本课程要考查的主要问题、学习建议及推荐读物等等。上文提到,它也可以包括对学生的学习目标期望,可以讲明期末成绩的考核内容等。
  [15]在课程展开时才告诉学生指定读物,而不在大纲中指出,理论上可以让学生能够为互动讨论做好准备。然而,现实让我相信这是实际上不可行的下下策。因为短时间内要找到材料总是困难重重。没来上课的学生不会知道要布置的作业,他们没有提前准备的机会。
  [16]Eugene MLang‘Distinctively AmericanThe Liberal Arts College’Daedalus Winter 1999PP133—150
  [17]例如,参见密执安大学,http//www.1sa.umich.edu/lsa/parents/liberal_arts/
  [18}Schimitter and Karl‘What Democracy is...’P.82
  [19]Richard HHersh“The Liberal Arts CollegeThe Most Practical and Professional Education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Liberal EducationSummer 1997pp.26—33
  [20]世界银行有关欧洲以及中亚教育体制的一个报告着重指出,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更需要工人们懂得怎么处理资讯,解决问题,学会怎么学习,怎么获取新技能。现有的国际考核资料显示,欧洲及中亚国家在这方面远落后于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内的先进国家。见Sue E. Berryman‘Hidden Challenges to Education Systems in Transition Economies’The world BankEurope and Central Asia RegionHuman Development SectorSeptember 2000P.13
  [21]Thomas RCech‘Science at Liberal Arts CollegesA Better Education
  [22]Cechp.200
(岳玉庆 嬴莉华 译)

Jonathan Becker:美国巴德学院(Bard College)国际研究系

 相关链接  
·人文学和高等教育——杜维明教授访谈录 2013-03-12
·舒予:人文学----告慰良知的乡愁 2013-03-12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机构网址 2013-03-12
·陈平原:人文学的“三十年河东” 2013-03-12
人文学与博雅教育博客 哈佛大学 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 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洛杉矶时报
下载专区   电子邮件   联系我们
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 All Rights Reserved